瑞典茉莉

像浇灌植物一样浇灌自我,使之不易萎缩。
博文
(2016-11-07 07:17:28)

女人老去,智慧绽放
(瑞典)茉莉 一
一位瑞典女记者在网上写道,她和一位男同事去采访一个文化活动,那位男性同事告诉她:"文化馆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些老太太。"

尽管被联合国评为世界女权最高的国家,在荷尔蒙旺盛的瑞典大男人那里,老年女性仍然是被轻蔑的一群。这里不论是文化馆、图书馆,还是剧院、音乐会和新书发布会,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钱杨的酒杯,自由派的块垒
---一场关于知识分子责任的论争(瑞典)茉莉
这场论战来得很是意外,一点火星就迅疾燃烧起来。杨绛女士刚合上眼睛,崇敬她与其夫钱钟书的官媒、自媒体便响起一片“世间再无”的悼念声。深情赞美这对学术大师人生智慧的鸡汤文,真真假假的名言金句,到处清香横溢。然而就在此时,一场节外生枝的激烈论争倏然兴起。
对钱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映照乡村文革的一面魔镜——读老村的《骚土》(瑞典)茉莉举起一面平常的镜子映照世界,那不是有才华的作家所为,因为文学本来就是对抗简单化的艺术。但陕西籍作家老村(蔡通海)手里拿的镜子,如同西汉千年魔镜,具有幻术般的投影透视力。在这面特殊魔镜的映照之下,我们可以窥见半个世纪前中国乡村文革那那一幅已深深隐没的黑暗图景。泰戈尔曾说:&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
[16]
[17]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