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自在

尘土飞扬时观自在,随心随喜处见功德
博文
(2019-02-12 18:08:08)

秋光,如歌如画第二天,赶着太阳还没升起就出门了。坐在火车上向窗外望去,两旁开阔的田野,不可分辨收割的作物是何种类。此时的田间还有一层薄雾,如烟似纱凝滞延绵着,应是夜雨残留清润,使之在晨暮中蒸腾弥漫。远处有不少丘陵层叠着进入视线,随火车的前行,如蛇行般地扭捏。偶尔会经过些小村庄,车箱中似乎能幻听到小教堂传来的钟声。适才,在Strasbourg站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1 18:57:56)

秋光中的色彩斑斓 出发前,见到不少网络评论言及,讨厌Strasbourg的现代化和城市化,认为Colmar相反,更显得原汁原味。我在此住的这些时日里,并没这种强烈的情绪,而且这里有她的灵秀与宁静,让我觉得舒心。一路走着看着,不觉有比较孰优孰劣之必要,或说才疏学浅不便掺和。谦卑与敬畏伴着轻松脚步,飘荡身心的感觉甚妙。 Colmar有处景点叫“小威尼斯”,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0 15:27:50)

秋光中拖出的身影好长 在里昂入住的这家旅店,叫HotelLeLumière。来到这里,是因为前面提到的行程变故,而后于Strasbourg车站临时的决定。后来了解到,旅店座落在Lumière兄弟纪念馆附近,并因此而得名。而Lumière兄弟则被誉为现代电影工业先驱之一。有趣的是,Lumière在法语中是光的意思。电影是一种光影的交织艺术,这若有若无的联系,迷乱地呈现在眼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0 08:50:39)

秋光里穿行游走 次日清晨从Lyon出发,经过两小时火车,到达法国南部的Nîmes,这里属于Provence地区。之所以当时决定这里作为停驻地,是经过综合比选后的决定。去附近其他几个景点较容易;而且住宿费用比较经济;著名的罗马遗迹PontDuGard也离此不远。当年,著名的英国BBC主持人KennethClark爵士,曾经主持过一套关于西方文明的系列片《Civilisation》,片头就是对此遗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0 08:40:50)

走进走廊尽头的小屋,室内光线泛着乳白,不算太刺眼。关上门,环顾四下。门边一张小小的床,上面铺着一层纸,床边两张椅子。几个托盘在滚轴托架上,里面有各类器具,刀,剪,钳,针,线,棉,纱,酒精与床呈现弧面排开,床尾处有个空档,屋内气味没有多少异样。正矜持之间,吊顶缝隙中,降下了一个微缩的高音喇叭,随之传来一声绵细的女声,“病鸟,一切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9 19:42:06)

秋光里,谁是接班人1983年罗大佑有个《未来的主人翁》专辑,里面的歌曲我没听过多少,但专辑的名字一直记得。当我听说这专辑,已是大一左右的光景。之所以还记得,兴许是年少时的那个记忆,小学生的我们,经常高唱的那句庄严歌词“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依稀曾有过念想,想着既然已经是接班人了,再升级成主人翁,大约是顺理成章的吧。大学一路跌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9 15:05:23)

最近,在Netflix上看了个2015年片子,FarfromtheMaddingCrowd,改编自哈代的成名小说。中文译名是《远离尘嚣》,应当说是,相当贴切而精致的,让我很敬仰。年少时,收听英国BBC中文广播,某个播音员曾提及此小说。我从没看过,对于哈代也只是耳闻。知道他是一位专注于英国农村文学创作的作家,苔丝姑娘,应该是他最著名的作品。 因为电影的缘故,我决定把原著找来读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18:22:01)

秋光与西风的纠缠 那天晚些时分,我看到一幕奇特场景。经过一座教堂时,见到一位牧师,在几个手持蜡烛和十字架的随从陪同下,给八辆崭新的卡车洒圣水。当牧师把车身外部都洒过一遍后,一个司机把发动机盖打开,让牧师再给里面的引擎各处也洒点。似乎司机不太相信,万能的上帝所具有的保佑功能,能穿透表面深达内部似的。也或许,他们认为上帝,仅是个不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17:55:19)

秋光中的前尘后世英语中有个说法,dotthei'sandcrossthet’s,指英语书写的最后阶段,要为所有字母i加上点,t加上横线。这是传统正宗的套路,也指一丝不苟,善始善终的精神。我的英文书写没学到家。总按汉字习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笔顺写完,无从体验这种情怀。虽说,中文成语中也有画龙点睛,但那点太极致了些,是一招致胜之关键,可比性不足。2005年StevePaulJob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7 20:05:29)

秋光,从河面向梦里游来在Nîmes开往Paris的火车上,睡了一会儿又醒来。不知列车所在地区,车窗外远处是成片的丘陵起伏,覆盖着整齐的葡萄架。多云的天,阳光依照云朵的分布,在乡村田野间,投下光影的交错。TGV列车竭力地穿行于其间。随着列车行进,丘陵的起伏,视觉被幻化出一层层的波浪。忽尔向后,忽尔向前地翻涌着。翻滚的波浪在秋光照耀下,又显得清晰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