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儿童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情感。常常让人忍俊不止
博文
(2018-05-31 19:33:14)

儿子的棒球队,从三月份开始,陆陆续续也打了二十多场比赛。上周去距圣村近100英里的Jacksonville小镇比赛。他们队先打了三场预赛,两赢一输。在16队中排名第五,进入了决赛。赢了第一场,进了前四强,可惜输了第五场。最后得了季军。其中有一场比赛非常激烈,扣人心弦。 这场比赛,我们是主队。第一局平局,双方都没得分。第二局,我们4-0领先。不料第三局对方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4 18:50:51)
今天周五,刚到公司,就看见同事转的商业报新闻:公司昨日宣布裁员,共一千多员工。我一边读一边想,我们头每周开会都有提到,合同工到六月就结束,不续了。没想到正式工竟然先走。十点老板开会,我们正式知道我在的小组有两名员工在此之中。大家都哑口无言。 二零零一年,我一年之中三次被裁。第一次是一月,第二次是七月,最后一次是在感恩节前一天,周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01 19:57:01)
圣村的冬天是又长又冷。都四月底了,气温才转暖,周六一下就到了华式80度。 早上在前院种了几株花,把在地下室呆了一冬的盆栽都换了新土。 午饭后,春光明媚,不忍辜负。我和儿子就在阳台上撑起了伞,再铺上羊皮毯,躺着晒太阳。我们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吃着冰激淋。身上暖暖的,随口聊天。 儿子说,“感觉象国王。有曲子听,有吃的喝的。什么活都不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橘子还在树上就被吃了一半的故事。那时我上高一,住在亲戚家,一两月才回家一次;弟弟上小学六年级。家里的院子里种了一颗橘子树,那年是第一次结果,有的果子没长大了就掉了,最后在橘子树的顶端留了几个。橘子一天天长大,慢慢变红,成熟了。我放寒假回家,和爷爷在院子里说话,一眼看见半个橘子还在树上,一半已经不见了。整整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12 19:36:03)

十几年前,从好友家搬来一盆大花君子兰。大大的叶子呈扇形,斜指上空。犹如孔雀开屏,大气,美观。叶片葱油碧绿,生机勃勃。当户外落叶飘零,白雪皑皑时,她带来春的信息。让你见之而喜。 刚开始养君子兰时,老大还是小学生。周末和我一起把君子兰大叶上的灰尘轻轻擦去。再数数她的叶片。据说到了十二片时就会开花。 养了君子兰的第二年,我们在圣诞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4-04 05:34:27)

在圣村西北100英里,有一个近两万人的小镇-汉尼拨(Hannibal)。它是个港口小镇,因密西西比河运业而生。这个小镇有近二百年的历史。始建于1819年,到1830年时,这里还只有30个人,后来随着河流运输的开发,到1850年人口涨到了2020,正式成为城市。 汉尼拨是美国著名幽默大師、小說家、作家,演說家馬克•吐温孩童时期的居住地。也是《汤姆•索亚历险记》和《頑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1-11 19:04:22)
刚到美国时,不喜欢冬天开车,那时冰天雪地,车子停在外面,要发动十分钟左右才出发。后来搬进了独立屋,有了车库,就不给车热身了。 前几天,圣村一周都在10度左右。新年后的第一天我开车上班,刚上了大路,觉得车子的挡风玻璃有点脏,就按了一下喷水的。这一下糟了。刚喷的水全成了冰,我一下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马上按了车的紧急灯,然后从后视镜看到路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6 18:22:26)
日月如梭,转眼我也断断续续在家教中文好几年了。其中的酸甜苦辣,一言难定。老大四岁就去圣村的中文学校上学前班了。上课时,许多家长和我一样,坐在孩子傍边,充当翻译。从此我们成了中文学校的一分子,每周日下午都去中文学校。老大快八岁时,老二出生了。老大的棒球比赛和中文学校经常有冲突。渐渐就不去中文学校,开始在家自己教。我用的是济南大学编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近看了很火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对剧中刘涛扮演的司马懿的老婆张春华感慨万千。剧中的张春华英姿爽爽,把司马懿的耳朵都拧成了全频道。还有一个司马懿主动送上去让她拧耳朵的镜头。可历史上的张春华呢?唐时房玄龄等人合著了中国的二十四史,其中的晋书有张春华列传如下: 《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宣帝初辞魏武之命,托以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生活中常常见好心办坏事的例子。这个时候当事人双方都很憋气。旁观者也无奈。最著名的大概是欧亨利的“女巫的面包”。 那个面包店的女老板,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个经常来买陈面包的中年人是个贫穷潦倒的艺术家,好心的悄悄地在那陈面包里加了一大勺新鲜的奶油,再幻想着那贫穷潦倒的艺术家吃着加了奶油的面包会对她所产生的感激不尽的心情。正在白日梦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