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沉默 从小她就是个沉默的孩子,习惯将沉默当作栖息地。 她的沉默源自母亲,倒不是因为她的母亲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恰恰相反,母亲非常喜欢说话,喜欢聚会,喜欢人群,爱对一切与自己有关和无关的问题表达观点,母亲思维敏捷,言辞犀利,被母亲抓到错处会招到严厉的语言凌迟,父亲在经年累月的战火中已经学会充耳不闻。而孩子时候的她依旧渴望得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5 15:46:14)

[Valentino——异域公主式的无痕纤细]   阿治老师:华伦天奴高定上的美永远都是既暗藏了历史的厚重又透着凌驾于时间之上的轻盈。服装已经足够让人惊叹它层出不穷的美和仙气了,所以每次在妆发上并不会出现很多让人一吐为快的亮点,只能说是原装标配不出错。这回脸上妆容的整个大地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绽放》 by星如雨 一颗红色的果子 在湖泊的暗窗后等待 这将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一切的秘密势如破晓 她们语速飞快 如流星点燃 《夜色》 by星如雨 将流苏般的长发挽起 夕阳的裙上缀满八月的踌躇 风,停停走走 像无家的孩子寻找着栖息之地 日光褪色后的城市 街道用霓彩掩饰憔悴 时间串起无数的未知 开始与结局汇集成行 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曹文轩小说必须面对情感世界。于是就生出一个问题:如何书写情感?是升格还是降格——抑或是同格?相对于在价值方面的中立态度,古典形态的小说在情感方面的中立态度,则显得软弱一些。古典形态的小说在情感方面甚至远未中立,而基本上是投入的。古典形态的小说,无论是写实的还是浪漫的,若干年来都是孜孜不倦地做一篇文章:感动的文章。从前的小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曾经敞开的,还没有关闭文/余秀华我不想让玫瑰再开一次,不想让你再来一遍
风不停地吹,春天消逝得快,又是初夏了
吹过我村庄的风吹过你的城市
流过我村庄的河流流过你的城市
但是多么幸运,折断过我的哀伤没有折断过你偶尔,想起你。比如这个傍晚
我在厨房吃一碗冷饭的时候,莫名想起了你
刹那泪如雨下。
这无法回还的生疏是不能让我疼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电影《Paterson》是一部典型的文艺片,讲述的是公交车司机帕特森一个星期的生活,帕特森的生活简单而平凡,甚至可以说单调,但是他却每天在日常的琐碎中撰写诗歌:当他开着公交车沿着同一条路线穿过城市,城市的风景在挡风玻璃上幻化作了他脑海中的诗句,他也喜欢倾听着乘客们的只言片语,再将所见所闻用诗歌的语言写进自己的诗歌笔记本。 帕特森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两天读了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颇为喜欢。 卡佛的行文风格非常简洁明快,没有华丽的修辞,没有情绪的渲染,但是一篇小说读了下来,我以为看到了爱情的惊涛骇浪,再回头看看故事的标题,感觉直白有力,难怪就连村上春树也会用《当我们谈论跑步,我们在谈论什么》这样的标题来致敬卡佛。 卡佛的这篇小说加上题目一共只是8589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3)时间之河文/曹文轩光阴似箭,并且直朝一个方向。生命的过程,便是倾听时间流失的过程。人的最大悲剧,就在于时间对他的抛却。时间先是一首生机勃勃的进行曲,进而渐渐衰变为哀乐,从远到近,由小到大地响彻四方,然后戛然而止,人生的舞台便谢下一道黑幕。人们描述着造物主:他一手抓握着镰刀,一手托着砂漏,当砂漏终于流空,寒光闪烁的镰刀就挥舞着,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曹文轩(1)欧洲大厅他属于从前,属于欧洲,属于法国,属于法国的上流社会。  像他这样的作家,在欧洲并不在少数。在我们的感觉里,欧洲的作家似乎差不多都出生于豪门贵族。因此,欧洲的文学,总是弥漫着一种贵族气息。即使那些非贵族出身的作家,也因崇尚这种气息,从而使他们的作品一样融入了那种欧洲特有的风雅格调。甚至连那些反贵族、与贵族不共戴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你来抓我吧》 那天在公园里看到一个小顽童飞快地向前跑,他那可怜的妈妈喘着大气在后面追他,企图想抓住他,小顽童一边跑一边笑,他跑得那么快,他那个胖妈妈根本没可能抓到他。 看到这个情景,你认为跑在前面的孩子比较快乐,还是跑在后面的妈妈比较快乐? 想抓住对方,不如等对方来抓你。 男人和女人常常苦思如何能够抓住自己喜欢的人,他们会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