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01-06 10:44:52)
两周前去牙医诊所洁牙,因为是第一次去,我提前许多到,填完表后,见茶几上有一本2013年的《读者》,这是我多年前最喜欢的杂志,便拿起翻看,正好翻到一篇题为《母亲的来信》,在母亲去世后这几年,有关母亲的文章我都不愿意看,不想触碰我那根敏感的神经、撕心的痛处。犹豫片刻我还是读了起来,作者是一位自责的女儿,讲述了与她住同一城市的、每周都能见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6-25 14:38:10)
春节在朋友家团年,朋友担心其小侄女不好玩,将侄女闺蜜一家也邀请了,两小姑娘很投缘,认识已多年,她们同岁、从小学到中学同班同校,又是邻居,都来自中国北方,且都是纤纤高挑的小美女。说来也真不容易,在异域他乡,小孩能遇到和自己相似的玩伴,一起玩耍、学习,一起成长,实在是孩子和家长的幸事,这对小孩适应环境、与人相处、及性格塑造都会起到至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是一个对人真诚、非常热心且重感情的人,无论是对她的同学、同事,父亲的老朋友,还有儿女的朋友,甚至她住院期间的同房病友,她都以一颗诚恳、信任和记情的心去对待,她留下通讯录上,不止一处记下她的亲友、朋友的名字或电话号码,妈妈一生不乏朋友,她真心对人,也得到了真情回报。妈妈去世后,都还有位不知情的病友来电话,想来看望妈妈,当得知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谈起母亲,就不能不提到她的缝纫剪裁。妈妈是那种特别心灵手巧的人,她做的衣服,无论是衬衫外套、便装正装,一点看不出是出自业余之手,尤其是做的旗袍和琵琶扣,更是漂亮、精细、合身,让人赞叹不已。逛商店时,母亲爱去看服装,特别是中式衣服,常常是带着批判的眼光:琵琶扣太简单,没有我的盘的好,这里剪裁不好,那里针角不细,在做衣服方面,可以说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5-13 21:45:29)

母亲节,更思念母亲。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时候见过母亲一封来信,开头称呼母亲为“十三妹”,信的落名为“大姐”,我好奇地问是谁,母亲说:就是我,当我接着问为什么是“十三妹”时,记得妈妈有几分不好意思地回答:那是我读中学时,与几个好友结拜成姐妹,我最小,排十三,所以称“十三妹”。有一个侠骨柔肠的母亲,感觉真的很酷!信中的大姐就是母亲青少年时代的好友邓孃孃。邓孃孃是母亲的中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如果妈妈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可能就是对子女的教育,妈妈曾不只一次对我谈起此事,她总是叹息道:那些年生活太紧张,除了早出晚归忙工作,回家关注的就是你们能吃饱穿暖,唯一的星期天还得缝洗浆补,无暇顾及你们的教育和学习,如果那时能关心你们的教育、督促你们的学习多一些,你们现在可能会发展的更好一些啊!其实妈妈根本无须自责,母亲只是母亲,如果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到20岁的母亲从国立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从事了五年的小学教育,母亲凭借中师教育的背景,干练的组织才能以及敬业,投入的工作热情,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开创了辉煌的一页,曾在当地最大的小学担任校长兼教导主任等职务,母亲与父亲也正是在那里相识,相知,相恋并结婚。那五年小学工作的经历,让母亲开始热爱教育工作。她没有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为了更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晃妈妈去世已二年多了,这二年来是我一生中最悲痛、最难以自拔的日子,那种永失母亲的铭心刻骨的痛、那种只能蜻蜓点水般探望母亲的自责、那种没能伺候久病母亲的不孝、那种无法挽救母亲的无奈,让我痛哭不已。母亲刚去世时,好友清劝道:把你想说的、想哭的都写出来吧,这样你会好受些。我接受她的建议,试着去写,去释放我的痛苦,但笔触之处,无不激起我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