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影,枫雪情

感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南国铁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去年的某一天,也记不得是在哪一个网站,看见了一大版民国时期的老照片。因发现其中不少张是上世纪一九一0年代的成都旧貌,不禁饶有兴致地,一页一页翻开了去。老照片中,见到有担担子的挑夫,推鸡公车的农民,赶场的老乡。当然,那样的年代,在他们破旧不堪的衣衫下,无一例外,个个露出瘦弱的体骨,还有老实巴交的相貌。不免有很多遥远的陌生之感。突然,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上周星期四,妈妈摔倒在马路边的街口上。八十多岁的妈妈,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摔跤。只是这一次较前两次又更惊险(第一次和第二次都发生在家里),因为这次是摔倒在大街红绿灯拐角处的路口边上。妈妈很幸运。当时,她脸朝地摔倒时,恰逢红灯阻住了车流。在不远处,一个骑电瓶车的男子看见后,迅速过来,把我妈妈扶了起来。其时,我姐姐正在附近叫出租车。那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妈妈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了,她也是当年四川省立女师那一届三个班上,仍然康健的几位同学之一。妈妈和她女师一班的同学们
妈妈女师学友:全国特级教师袁XX不过今年以来,妈妈确是经历了两次惊险。第一次是在年初时,夜间从床上掉到地上;第二次是三月中旬,被挂衣服的架子绊倒在地。第二次比第一次伤害大。当时,做医生的女儿就指出,“姥姥非常危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塞维尔都市剪影从我们23日离开马德里之后,经由波尔图,里斯本,展开了伊比利亚半岛大拉练。每天驾驶均程约五百多公里,同时更要安排足够时间观光景点。当然,路上更是情致满怀,拍下了各种风景照片,要记入《文学城》“我的博客”中,留作旅程的见证,生活的忆念。不期,这些景致照片,竟在我们塞维尔的匆匆历程中,帮了一个大忙,解救了一个恼人的困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这个周末女儿要来城里作为NAC的主考官。这是加拿大评估委员会,对国际医疗毕业生,申请加拿大住院医生的统一考试。 昨天下午,女儿就告诉她完成工作后,晚上九点过要回家。 赶快多做了一个菜。也是周五,不妨和先生一起等着女儿。九点刚过,她提着个大箱子回来了。饭菜已经摆好了,只是女儿说她已经吃过了。因为想到回来太晚了,不想打扰父母,自己炒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六月二十五日中午,完美地结束了里斯本的游程之后,我们就直奔埃武拉(Evora)古城而去。计划还要在这天晚些时候赶到西班牙的塞维利亚。 埃武拉就在里斯本的近郊东部,只有一百多公里远。城市虽然并不大,但却以其独特的“宗教城”和葡萄牙风范建筑,而列入了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目录。 不过,我们前去造访埃武拉,却是为了好奇一个叫做圣弗朗西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已经是三月中旬了,不期就来了这么大一场暴风雪。昨天傍晚之后,雪花就开始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晚饭后,更是狂风大作。隔着玻璃看出去,后院里烟雾茫茫,树枝摇摇晃晃,发出呼啦啦的声响。 还在周末,加拿大环境部就预警了这场“冬天最后的大风雪”,据说,雪量将达到25cm。记得原话这样说到“。。。springhasn'tofficiallybegunyet.Mothernatureisgearingupforasignif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前几天因为我们加拿大这里,某知名女士,也还是作家,选择了“安乐死”。我写了一篇小文表示理解和感概。人生无常,太匆匆!发文时,心里还有很多惘怅踌躇,毕竟这是一个让人难过,也有点“尴尬”的题目。没想到事情还有些“无独有偶”。很受人们喜爱的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昨天突然给她的家人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安排了她的后事,也支持&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家里种了两盆茂盛的热带绿色植物。一周前就看见其中一盆挂了几串花蕾。前天傍晚终于开了花,整个房子都充满了奇香,让人开心极了。而且年年如此。可是直到昨天我才知道,这种植物是“富贵竹”,并且,通常还是不开花的。因为昨天下午请了个中国师傅帮助检查空调设备,他看见了客厅里这盆带着大朵花串的高大绿树,就说,“你的富贵竹开花了。铁树开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新年期前,和国内同学通话中,她说,“我那天碰到了唐克碧”。听到这个,当然很感兴趣,赶快问,“她现在干什么呢”?同学讲,“唐克碧见到我很高兴。她现在回家务农,搞慈善,帮助家乡农民改善生活”。唐克碧,那是我们四川七十年代中期,非常响亮的一个名字。当时,她是四川省委副书记。同学的姐姐,曾经是唐克碧的下级。所以,她的故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