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胡锦涛的接班人将面对的难题(图)

(2009-12-10 19:29:55) 下一个

润涛阎

12-10-09
 
上文谈到温家宝的接班人要面对的难题,下面接着谈胡锦涛的接班人将面对的难题。按照我党已经建立起来的传统,胡锦涛不可能不在2012年下台。不论他的接班人是不是习近平,都不会改变他按时交班的历史传承,除非在那一刻世界大战打起来,而且中国还必须是参战国才会改变特殊历史走向。比如美国历史上都是最多连任两届,但二战中的罗斯福总统就连任四届成功。议会便通过了法律:即使在战争焦灼状态下,总统最多也是连任两届。这就堵死了后人模仿罗斯福的可能。但中国的法律没有多大效率,有用的是大家公认的规则,以及由此规则而形成的传统,这个规则哪怕没有法律规定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潜规则,这就是潜规则在中国流行的根本原因。

所以,中国的未来不排除国家主席超过两届的可能,但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规则和传统一旦形成,改变起来难度非常大。比如说,给女人裹小脚,尽管绝大多数人知道那是太残忍的,但没有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改变裹小脚的一千多年的传统其难度不比登天容易。同理,假如某位主席想连任而耍阴谋诡计,会立刻引起大家的警觉而遭到身败名裂的下场,所以极少数人敢这么做。我党在历史上从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被赶下台开始就形成了一个传统:谁领导走错了路谁下台。这才是大跃进饿死上千万人后毛主席面对我党的传统不得不搞文化大革命的根本原因。(请看润涛阎专文《毛主席为何发动文革?》一文。此文被大量转帖后受到了很多有真知灼见的政治家们的赞许,认为这才解开了毛主席发动文革之谜。)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排除胡锦涛连任下去的可能来谈论胡锦涛的接班人在2012年后将面对的难题。
 
(一)中国的现代化是“三化”而非“四化”

纵观世界发展史,我们发现有三个质的飞跃。第一是城市化。城市化的开始时间有的国家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了,比如雅典城邦。但大多数国家城市化还是一个晚期的缓慢的过程。统治者用政治手段强制实现城市化的代表国家有德国和苏联。尤其是苏联,斯大林发现自己国家的发达程度远远落后于其它欧洲先进国家,便从制度上让农民破产,农民不得不进城,而实现了城市化。

人类文明史上第二个质的飞跃是工业化。从蒸汽机的发明到牛顿力学的广泛应用而引发的工业化,使得英国一步步走向“日不落大英帝国”。工业化也使传统的农业国---德国一下子成为列强,更别说后来者居上的美国和苏联了。

人类文明史上的第三个质的飞跃是信息化。在这次人类文明进化的过程中,主导者是科学全方位超过英国而走在了世界前列的美国。信息化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如同城市化、工业化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一样。

中国是一个固步自封、一个传统就能沿袭几千年的国度。城市化、工业化的历史浪潮虽然把中国这个古老的民族打得遍地找牙的地步,但到了邓小平时代才把社会拉回到了解放前的方向。也刚好赶上了信息化的世界潮流,为了跟世界接轨,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齐头并进,三十年的时间这“三化”得到了威猛发展,甚至可以说即将完成。而当年周恩来在1975年四届人大提出的“四化”(印象中,首先提出“四化”的是比这还早的1964年周恩来提出的,不过我需要查一下才能证实这个印象是否准确。但到底是何时提出来的对此文的观点并不重要),其内容是指“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因为那时候不论是1964年还是1975年,都无法预测到后来的信息化时代的到来。
 
(二)城市化的现实与“建立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矛盾

原来提出的四化之一的“农业现代化”的惯性思维导致了后来所有当政者都不得不提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国策。然而,这个国策不仅无法实现,而且与城市化的走向大相庭径,导致了言不由衷、言而无信、大话空话的后果。

数以亿计的农民尤其是年轻人随着城市化的浪潮逐步挤进城市,不论是打工、求学、甚至当小姐二奶,三十年的时间即将完成城市化(城市人口为主、农民人口百分比低于40%的规模)。要知道,在毛泽东时代早期是不怎么搞城市民居建设的,到了晚年他竟然把城市里的年轻人下放到农村安家落户,走的是与城市化相反的道路。他死后的三十多年来,从下乡知青回城到农村人进城谋生,走的是被他阻断了的城市化道路。

由于工业化不得不利用廉价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血汗工厂的建立没有农民工的进城是无法完成的。所以,工业化的过程本身就成了城市化的过程。而工业化更好赶上美国搞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把原本只是搞低级工业产品的工业化道路给掺和进去了,信息化立刻随着工业化的脚步走进了中国这个古老的民族。当全国的农村刚刚拉完电话线安上有线电话的时候,手机立刻将这些电话线作废了。当年,电话成了工业化的标志,因为在1919年,美国基本上实现了家家通电话的目标。八十年后的1999年,中国全国农村家家通电话的工业化刚刚完成,信息化的产品---手机就开始陆续进入千家万户,现在连乞丐和以捡垃圾为生的都有手机了。

城市化的结局必然导致城市房屋大建设,这是必然的,与谁炒作无关。推高房价的炒作只能是使价格高过价值,但这个偏离一定会得到纠正的。市场就是这样的无情。

问题在于:胡温明明知道城市化的速度,但他们依然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舆论惯性继续沿着传统思路做宣传导向。其实,胡温真正需要关心的是那些数以亿计的新城市人---带家属孩子进城的农民工,如何得到与原来的城里人相同的待遇,这不仅需要彻底取消城乡户口二元社会结构,还需要给城市新居民提供必要的帮助,不论是孩子的教育,还是贷款买房。

目前的隐患在于:当胡锦涛的接班人当政的时候,他是继续走城市化(导致继续推高城市的房地产)的道路,还是去真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如果走继续城市化的路,那就还需要大搞城市建设。而大量资金的需求用于购房贷款就必须继续大量印刷钞票,因为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这只建设大军小部分进入血汗工厂,大部分在建设领域谋生。这建设领域以房地产为中心,有了房地产的大发展,就有了大量配套工业。一旦收紧银根,房地产商立刻停止建房,水泥制造厂、钢筋、砖瓦、等等所有相关工业立刻停止生产。哪个商人也不是傻子,你不建房了,他干嘛生产水泥?要知道,中国最近十年的水泥钢筋砖瓦的产量超过了全世界其它所有200多个国家的总和。所以,一旦停止继续城市化,大量的农民工就会立刻面临失业。而这些已经进城甚至在城里买了房子的人一旦房价暴跌,加上失业,根本无法还得起贷款。这就导致了比美国房地产信贷危机更加严重的经济危机。

如果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道路,就是想让已经成为城里人的人再次回到农村,因为现在农村里的青壮年基本上都到城里打工了,农村剩下来的人都是些老弱病残,他们根本没能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条路很难走,因为当年毛主席让城里人到农村安家落户能办到,其原因是因为那些城里人根本不知道农村的卫生条件、生活条件与城市里反差有多大。而现在已经进了城的农村人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再让他们回去那就太难了。

所以,在2019年以前,一旦房地产业发生萧条,大量的失业大军将构成巨大的社会稳定隐患。当年,农民们难以形成造反的条件,一来传统上他们就在农村里种地吃饭,只要有地种,他们就不会造反。二来让他们组织起来的条件很难凑齐。但现在不同了,他们进了城,脑子里想的是如何有钱买房、付清房屋贷款、如何让孩子读书。而这些,都必须保住自己的工作,哪怕吃点苦不算啥。可要是没了工作,这些浩浩荡荡的失业大军集中在一起,哪怕是一个引信就可引爆这颗炸弹。“要工作、要生存”的“生存权”要求乃天经地义。

别忘了,传统农民“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意识早被“挣钱、挣钱,我们的队伍向钱看“的金钱意识打败了。

所以,这个隐患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旦时机成熟一定会引爆。也就是说,胡锦涛的接班人,如果是习近平,他很可能继续走江泽民胡锦涛的城市化道路,也就要继续大量印票子以支持房地产为中心的城市基本建设,直到城市化的路走到头为止。这样一来,威猛的通货膨胀将无法避免。而遏制通货膨胀的唯一办法就是紧缩银根,一旦紧缩银根,就必然导致房地产泡沫暴跌。你要是回想一下当初赵紫阳闯物价关的时候人们是怎么发疯抢购商品的,你就知道当房地产别说暴跌,一旦停下来建设的步伐,失业大军们该是何等愤怒。那么,您一定会问:“润涛阎先生,为何不能缓慢发展房地产和城市化?”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请您继续看下面的论述。


(三)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

中国的房地产以及以挤兑屁为核心的经济高速发展,如果按照数学曲线描述的话,那必然是一个数学上的S型曲线。更形象的描述它的曲线与S这个字母不太一样(见图)。

z注意:这里的纵坐标指的是经济总量的积累,也可以按照出口贸易额的总数、外汇储备的总数、高速公路的总数等等,甚至建筑总面积。

顺便说一下,这个图属于理想图(S曲线的数学方程图),而社会学领域的实际图谱不会这么标准。看看我上篇美国房地产暴涨图就是S曲线的真实形态,也可回头看看那个S后面的结局。
 


简单说来,就是由三段构成:第一段,就是S的最下面的部分,是一个慢速增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由于需要打破过去的传统,会有很多迂回。该阶段的主要应付之策是不遗余力地打破传统思维,用一切手段把社会拉向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的后半部分(第一阶段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始于洋务运动),真正掌权的是邓小平,而具体执行的是胡耀邦和赵紫阳。也就是那时候大家说的邓胡赵。在第一阶段发生了八九六四。邓小平用军队“平暴”(这是当时的原话)。

江泽民和胡锦涛赶上了第二阶段。到了第二阶段,就是威猛增长阶段了,在这个阶段,增长是不可阻挡的。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是:(1)全方位发展,就像每个人都吃了兴奋剂,想不发展都不行。(2)社会矛盾在发展中得到缓解,新的矛盾也在发展中解决。在这个阶段,发展是硬道理。您要想知道第二阶段为何如此疯狂直到撞南墙才停止,需要看润涛阎的旧作中提到的第九定律,在此不赘。

到了第三阶段,就是第一阶段的翻版,很像S型的顶部。这个阶段,速度是突然慢下来的,人的心理因素无法立刻适应,这个阶段必然是震荡阶段,其稳定性跟第一阶段非常类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三阶段的主要应付之策是保持社会稳定。和第一阶段类似,因为社会稳定不能靠高速发展来解决,武力便成了不得不采用的方式。

第三阶段,如果掌权的是习近平,他和邓小平所面对的难题不同,但难度类似。邓小平的“平”字指的是用军队“平暴”的话,习近平的“平”字指的应该是用武警“平乱”了。两个“平”面临的“平暴”与“平乱”是由于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的差异造成的。邓小平需要说那是“暴乱”,需要野战部队“平暴”。而第三阶段的习近平只能说那是“动乱”,要比暴乱低一级,但仍然需要武装警查“平乱”。
所以,按照润涛阎的看法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三化”的发展过程一定是S曲线,以邓小平为第一阶段,以习近平为第三阶段,中间是江泽民和胡锦涛。两边是“平”乱震荡,中间是江湖平静。所以,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这“三化”要经历“平暴”、“高速发展”、“平乱”三步后而完成。 然后,社会将进入人口剧减、老人相继大量死亡、生育率接近1.0,经济以走走停停为主要特征的缓慢发展期。这个时期的最大特征就是房地产的长期萧条伴随人口的下跌。然后等待人类文明史上第四个质的飞跃。

综上所述,在润涛阎看来江泽民胡锦涛在“高速发展期”所积累的社会矛盾将在习近平所处的“第三阶段”爆发。主要特征反映在资源短缺房地产等基本建设已经完成而导致的大量失业。其主要矛盾在于两极分化达到了失业人员无法忍受的地步,而当政者已经走到了“资产阶级的代表”这一步。与邓小平“平暴”类似,习近平也要经历“平乱”。而这个经历要在他的第二任期时才能发生,因为中国的城市化从现在算起还有十年的高速发展期,S曲线的第二阶段尚未完成。从胡锦涛交班的2012年算起,还有八年。在习近平执政的前五年,他依然可以继续大量印刷钞票,以房地产为中心的挤兑屁(国民生产总值)继续高速发展。但到了城市化完结的时候,也就是2019年左右,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这三位一体的三化将走入第三发展阶段。


(四)S曲线的生物学原理
 
中国这次三位一体的“三化”借助于美国的全球化浪潮。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三个浪潮同时并进,又赶上了全球化的浪潮外力,其威猛程度历史上仅见。在润涛阎眼中这个“三化”的发展过程如同癌细胞发展成癌症的过程,因为S曲线不仅仅是工业发展现象,也是癌症的发展图形。当然,细菌的快速繁殖也属于这个图形。也就是说,癌细胞的增生也是一个S曲线。在开始的时候,要受到免疫系统的严重限制,有很多时候被免疫系统腰斩。这类似于社会改革常常失败、改革者常常没有好下场的人类历史。一旦癌细胞战胜了传统免疫系统的束缚,那就进入了迅速发展期。这个阶段,就像上面润涛阎的论述,一切资源都要为癌细胞组织利用。血管要扩充,所有的营养都要调集到癌细胞组织的部位,发展是硬道理。

等到所有资源面临枯竭的时候,第二阶段就要告终,而进入第三阶段。此时,躯体要受到阵痛的折磨,资源的枯竭使发展速度立刻停下来,这就是“硬着陆”的必然。此时,需要手术和化疗、放疗等一切力所能及的措施以挽回生命的死亡。我们把这个“生命”在这里换成“三化”和以“三化”为中心的社会转型也可。 至于政权机构的组织命运,先按下不表,后有专文论及。

从理论上说,这个S型发展曲线的城市化过程,与谁当权关系不大,不论是“我党”还是其它党,必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基本上是随波逐流,最多是推波助澜。所不同的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个体的命运。处在第一阶段的胡耀邦赵紫阳,与处在第二阶段的江泽民胡锦涛,有着天地之差的命运。而处在第三阶段的下一代领导人,又要应对类似于第一阶段的危机。

处在不同阶段的人民,上至高干下至百姓,只要能再活十几年,一定会经历三大浪潮三个不同阶段的特征。(再说一遍,润涛阎终生不会加入任何党派,不是有人认为的共党党员,而是真正的独立知识分子,是旁观者。俺是闲聊,别看了俺的文章后改变你的政治取向,因为那样就违背了俺写文章的宗旨。俺的文章绝没有诱导别人的目的,看后一笑了之。看后愿意深思,那是你的事,我没有引你深思的初衷。)由于当年从晚清不得不搞洋务运动(就是工业化的别名)开始,经历民国,这第一阶段一直不顺利,不是内战就是外敌入侵。毛泽东又把城市化来个倒行逆施。这样,第一阶段憋出来的威猛的力量一下子在江泽民时代爆发,历经胡锦涛两届以及胡锦涛的接班人的第一届,才能撞到南墙。那么,中国这次城市化后的命运是怎样的呢?到底是“中国威胁论”还是“中国崩溃论”甚或别的结局等在前边?对于这个问题,请看下文详述,稍候。
 
下篇已经写完,请看博客文章《2019年后的中国》,给出了新的探讨。 这篇文章涉及到的问题,在下篇里给出了解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3)
评论
LingYuan 回复 悄悄话 "纵观世界发展史,我们发现有三个质的飞跃。第一是城市化"

第一应该是农业化,人类学会了种地而定居,结束了靠狩猎和需找野果的生活方式。这应该是现代文明的开端吧。可能是在雅典城市化前的上千年的时候吧。
炒底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先生:“毛泽东把中国的经济领到了崩溃的边缘(这话是党的正式文件说的)‏”,这句话确有吗?在什末场合下,什么时间什么正式文件发表的?能告诉我吗?我认为它很重要。以下是为什末。

“我对当前团派,四派,在清华校园网上争论的看法:
"毛泽东把中国的经济领到了崩溃的边缘(这话是党的正式文件说的)"
精英们:基于这个结论,”文革“,”知青“ 则是伟大领袖 ”把中国的经济领到了崩溃的边缘“的重磅炮弹。因此,谁还期望几十年后的历史会给文革哪怕一丁点正面的定论,而不是遗臭万年呢?
老团,老四,谁当年动手鞭打了谁,谁左谁右,又有何意义? 两派都是被政治利用,当了炮弹的打手。只是50步笑百步,还是百步笑百步而已。不论是”共产主义理论是否存在“,还是“毛的领袖地位存在威胁,需要捍卫而战”,政治永远敌不过经济基础。违反经济基础;违反人性的一切政治,都必以失败/灾难告终。

“毛泽东把中国的经济领到了崩溃的边缘(这话是党的正式文件说的)‏”。 此段 我引自润涛阎09-12-12的文章(已转给过各位)。他说是党的正式文件说的,我无从考证,但我愿意相信党的正式文件说了这话。因为这话承认了事实,也承认了文革之后国情不容质疑的严峻。没有这点诚实,党不成党,也就无从力挽狂澜,不会有巨大的扭转和今天强大的中国经济。

你说:”很多知情人士早已著书和发表文章,包括英国《金融时报》上的文章,都说十年文革中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6%——9。6%;就算6%吧,那也不是到崩溃边缘。“崩溃”论是否定文革的人制造的假历史“。
文革,我们亲历,今天的泡沫样的繁荣=8%,文革时的6%=??.多少年,全国瘫痪,工人停产,学生停课,火车免费,仓库遭抢,。。。。。。哪个国家有能力经受?GDP从哪里来?

你要是说那时GDP是-6%,我相信,是合常理的。唐山地震时,老毛自己说了实话,他只剩几个铜板了,又丢了一个。这几个铜板=?就是“崩溃的边缘“的铁证。而这个=?是个什莫数字,他们(党内)知道得清清楚楚。

世上没有第二个伟人,有这样的气派,以几个铜板之身,以那几个对他的权力/权欲/终身制“有威胁“人为靶子,进行了一场六亿兵力,几十万平方公里战场的豪赌。

文革,肯定是被否定的了。40年来,我从没在宇宙的任何角落见到人们对文革,知青赴疆有过半个字的肯定,听到的只是哭诉,对失去年华的痛忆。如今又见到“崩溃边缘“的字样。
当然,为了安定,定论的公诸于世不会在今天。


ji.q.zhang 回复 悄悄话 有些经济决定论的味道。中央集权制国家和民主国家还是不一样的。同意你对文化大革命成因的分析。
feicen 回复 悄悄话 LZ还是不太懂中国,不太懂中国农村
gechuangtanyue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师,如果接班人说,新农村就是农村城镇化呢?那还是不是难题?
aoxi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meow*的评论:
哪个朝代末期统治者没有发现威胁他们统治的问题?到时再改变有用吗?
huili459 回复 悄悄话 很有道理,同意你的理论。谢谢了。
平民之子 回复 悄悄话 "在城市化过程中来城市的农民工,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不会愿意回去(因为城乡差距太大),如果到时候这个差距缩小了呢,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问题会不会就解决了?" .这样一来,至少满足了两类人(愿意留在城里的和愿意回乡的),...如此等等也就是要满足不同人的不同需要(这也就是象美国这样的国家没有大的国内暴力冲突的重要原因之一),社会就逐渐和谐了,所以对于未来至少10年的中国的前途,我的看法与老阎的正好相反.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现政府实行城镇化和新农村齐头并进.
hantom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只需要把那些垄断在城市中的资源(教育,医疗和就业)从市中心地带撤到城乡接合部就可以实现经济软着陆。如果政府有这个决心的话,还是不难的
==========
正解, 城镇化更加适合国情,城市化不现实,人口太多
笑什么笑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太小瞧中国共产党了
MuYuXin 回复 悄悄话 实际上中国现在的城市化还差很远,可以说根本不是城市化,只是农民进城打工,他们的家人和孩子根本就不在城里或仅是在城镇边缘。
一笑了之 回复 悄悄话 十年前,大伙说国企要完了,银行要倒了,社会主义要破产了...
看看发生什么了吧:股市涨了,国企发了,中国制造牛逼了...

老阎,我想说的是,党内有的是高手.您讲的是问题,但不是大问题,农村城市化是经济建设的必然,不是为了发展而发展的.胡温下届应该要考虑的是如何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如何保证共产主义政权不变色的问题,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还记得共产主义四个字的,恐怕只有那些太子党了...

放心吧,你我,现在先在美国这边乐乐,等那边英特纳雄纳尔了,我们回去看看传说中的圣域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评论:
我下篇文章给出了答复。不过也是从经济角度探讨的。目前来说,经济发展是根本,因为大家只要有工作就不会动乱。但如果突然经济发展停顿,失业大军就难生活了。下篇文章已经谈论了这些,就不在此重复了。
枫叶红了吗 回复 悄悄话 太多领域的发展变化都可以用S曲线解释,社会系统不能简单的用数学公式套用。微观无序而宏观有序是社会系统的最大特点,社会本身有自我反馈矫正的机制。比如现在出现的这种离开大城市的倾向最终会导致房地产不得不停留在某一平衡位置上,人们会用脚来投票的。
房地产过热一定会带来社会动荡,但时代已经不同了。不相信会出现明末时期那种动荡,中央集权制比民主制国家更容易控制全局。乱是不少,不过现在平民百姓似乎更在意怎么赚钱,都有自己的生活格式,有多少到了活不下去的程度了呢?
dezhiluo 回复 悄悄话 本文作者只是从经济层面来分析中共面临的问题, 有失偏陂. 纵观中共建政历史, 我认为任何经济难题都难不倒当政者. 既然难不倒那么就没有难题一说. 那么, 中共有没有面临的难题呢? 有. 执政的合法性问题将是未来领导人面临最大的难题. 限于篇幅, 不详述理由.
传染病 回复 悄悄话 农村城市化,城市乡村化,中国的建设真正是铺天盖地呀,十年玩得完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下面提到美国城市化用了60年,中国为何用40年。其实,也许更快的。时代的发展使得建造楼市更快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各位:

飘侠网友说得有道理,中国的问题比较复杂。详细一样样地论证比较麻烦而且容易陷入繁琐的具体事务中无法自拔。

关于美国罗斯福,他第三次当选绝对与第二次大战有关,没有珍珠港事件,他第四次当选就无从谈起了。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无所谓,2019年是不是像阎所说那样,大家也不会想起来这篇文章,还是说说下个月,2010年会发生什么吧,没有那么多耐心去验证10年后的事,说2019年世界灭亡不是更有争议性
niunian 回复 悄悄话 你如果以为美国真正的权力中心在白宫,那么你就是与大多数愚昧无知的美国人民一样是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不过你放心,全世界象你这样的笨蛋,越来越少了。

这就是为什么美帝国如今不太灵光了。
飘侠 回复 悄悄话 有益的探讨!
址中国的国情比想像的还复杂,历史的国外的经验都很难套的上。
王副教授 回复 悄悄话 放心,能在北-上-深买房的都是巨富,不可能成为“革命”的主力军。
点点66 回复 悄悄话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农村城市化, 老阎的问题就解决了.
vwbeetle 回复 悄悄话 per,"...比如美国历史上都是最多连任两届,但二战中的罗斯福总统就连任四届成功。有不少人后来明白过来了:当初是罗斯福..."
===
What's wrong with you?
You don't need to learn from USA.

缺乏自信!
缺乏自信!
stvw 回复 悄悄话 评吴普斯第一点:
经济及社会绝没有数学意义上的周期。
经济学上的周期相当于分子布郎运动的周期。全是虚的。
故无必要深入探讨。
MuYuXin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城市化从1860到1920用了60年,中国两届总书记就能完成?也太快了。
蓬莱楚人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只需要把那些垄断在城市中的资源(教育,医疗和就业)从市中心地带撤到城乡接合部就可以实现经济软着陆。如果政府有这个决心的话,还是不难的。
十全老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也回应“缺乏自信”
你在讲城乡差距的时候,城对于你可能就只意味着一些超级大城市,但是有大城市经历的农民在聚集滞留大城市和返回农村之间,也会选择大城市郊区,或者返回自己原籍的县城(或县级市)而不是农村定居。(大)城和乡村之间存在中小城镇这样一个缓冲地带。
无相 回复 悄悄话 习近平不当军委副主席, 于是胡锦涛的军委主席顺延几年. 宪法可以改来改去的国家, 没有不能改的规矩.
syyu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吴普斯的评论:

你的问题很深,等我先把下篇写好,我们再深入探讨第三阶段以后的走向,和另外两个问题。
吴普斯 回复 悄悄话 好深厚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功底。
问大侠提几个问题:
(1) S曲线是否可以视为周期,还是紧接着第3阶段的阶段会出现并不可预知的格局?
(2) 与前第一个阶段不同,第三个阶段中国已经与世界接轨,中国会不会用他国来减轻自己的负担,好比美国向世界输出通胀,或者说借助外因继续发展而推迟第三阶段的到来?
(2)中国的金融业会不会随着房产市场而得到发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zh的评论:

对外用兵不大可能,因为我们没有那个传统,加上一旦打仗,要武官掌权的可能性很大的,这个,比较冒险。
zzh 回复 悄悄话 先顶老阎的新作.真到了S曲线的最后阶段,向外扩张,转移矛盾就很自然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先把亚洲共荣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缺乏自信的评论:
城乡差距在加大,以后会更大。美国和日本都有对农民的补贴,但农村能容纳的人口越来越低。3%以下的人口种地就够了。而中国,即使农村资金投入少,30%的人口种地也够了。
缺乏自信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假设是,在城市化过程中来城市的农民工,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不会愿意回去(因为城乡差距太大),如果到时候这个差距缩小了呢,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问题会不会就解决了?
[1]
[2]
[首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