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6-25 09:21:29)

我是中国式邻居 昨天看见一篇热文,写的是中国式邻居,我觉得好像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小区的中国邻居都不理我,原来这些邻居可能和热文作者一样,觉得我这个邻居太中国式,我有多中国式呢? 首先,我喜欢听邓丽君的音乐,夏天一到,我就在院子里把留声机打开,放着TeresaTeng的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不仅听,还跟着喝,直到喝得醉醺醺的,每到这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4 19:14:29)
理工男儿修纱门 通往后院的纱门坏了有一段时间了,本来想修修再用,LP将门中间的纱给弄破了一大块,正式地给纱门判了死刑。于是,我只有到店里去看看有没有新的纱门可以买来换上,答案是有的,而且不是很贵,是中国生产的替代品,只要五十美金一个,看了我觉得这个价位还是可以承受,马上高兴付账然后把门放进车里给拉回来了。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装新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6-23 18:34:21)
冬瓜番茄牛肝汤 又到夏天烧烤的季节了,对于喜欢吃肉的我们,吃烧烤肉比较过瘾。今天在想搞烧烤的时候,突然想加一个汤。结果搞了一个很不错的冬瓜小牛肉肝汤,LP一下吃了两小碗,真是一种默默的肯定,看得我觉得这个汤没有白做。 做这个汤是我在下午买烧烤的食材时想到的,当时想今晚不做饭就以烤为主好了,烤什么呢?乡村排骨,土豆和Yum,外加一个色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23 07:14:00)
看把有些人急的 这段时间香港人民上街游行,成千上万的,港警采取了极大的克制,就连使用催泪弹按西方的标准也不是非常过分的,足以说明香港是自由的。在一个自由的地方,人们不满上街游行很正常,不正常的就是动不动就游行,而且一发不可收。这次也是一样,其实这次的遣送罪犯法律的出发点是好的,国与国之间都可以相互引渡罪犯,为什么一个国家里反而不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6-23 04:55:30)

仿效德人吃软蛋 德国人以喜欢吃蛋蛋著称,他们不仅喜欢吃蛋蛋,而且有一种很特有的吃法,在我眼里特别文明。这种吃法就是把一个带壳的整鸡蛋放在水里煮得几成熟,蛋白是软的,蛋黄还没有凝固,在吃之前,要把蛋蛋放在一个特制的蛋架上。 蛋架又叫蛋杯(eggcup,Eierbecher),是一个高脚的半椭圆型容器,里面正好够放一个鸡蛋的下面或上面的大概三分至二分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6-22 18:35:32)

城里的皇帝新衣 早上写了一篇评论流坛的文章,用的语言是苛刻了一点,主要目的不是说美女不美,而是想让大家不要只想听人家说自己美,特别是别只听那些见到什么都说美的人说的。这些人说的话虽然耐听,但是却不是真实的,目的就是取悦于你,让你觉得自己或衣服很美,其实不然。所以,如果只听好听的,穿的就是皇帝的新衣。 网上有很多形式的皇帝新衣,除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6-22 05:22:38)
看流坛说违心话 看见一博友介绍流坛的文章,心想那里肯定美女云集,忍不住去看了一眼,整个过程在潜水状况下进行的。一看,觉得那个坛其实不怎么流,因为有几篇文章中贴的所谓的美女照,其实也就那么个样子,看了这些照片和下面的一篇高喊美女的评论,我不得不想这些年中国人对美女的概念真是变了不少。如果不是中国的女人变美了,就是人们对美女的定义改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6-21 19:57:04)
围城红杏铁公鸡 一直在想怎么样巧妙地去描述婚姻,既平凡,又有哲理,让人过目不忘,想来想去,想了很久了,觉得就是突破不了钱钟书的围城之说。 一次,我和一位单身的女性朋友交谈,我说你这样真好,多自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想和谁一起就和谁一起,我边说边流露出不尽的羡慕。可她说:有家多么温暖。听她那么一说,我就想起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6-21 15:10:23)

清理大洋怪重名 国内这几年改革开放引进了不少洋为中用的东西,其中名字就是一个,除了人兴起洋名外,很多地方也开始起洋名了,不管是看上去或听上去都有点洋泾滨的味道,自己以为很洋气,可是别人看上去确实土的不能再土了,典型的土豪。在本博印象中,取洋名最多的地方就是那些低端的娱乐场所,譬如歌舞厅,酒吧,另外就是理发店。除此以外就是建筑物和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1 13:18:54)
伊朗不小心干的 伊朗前天不仅在其领海之外的公海区把一个美国的无人侦察机给打下了,还主动宣布是他们故意打掉的。意思就是说,老子就是要打你,你怎么了?那故意挑衅的样子,一般的人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一般的人不能回避,不等于我们极其稳定的天才总统也没有办法回避。他说:别听他们吹牛,明明是不小心给打下的。言下之意是:既然是不小心,我肯定不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