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4-28 01:54:05)
静心下来,粗略比较一下中国和英国的社会,才发现,中国早已没有了社会主义迹象,更像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而英国却脱胎换骨,从典型的资本主义变成了小时候受教育时常说的社会主义。 比如说,印象很深的三大差别,即城乡差别;脑力和体力差别;工农差别,这在中国,除了工农差别小了,其它差别是越来越大。然而在英国,所有这些差别已基本消失。还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8 09:03:49)
自父亲去年年末中风卧床(2018年12月13日晚),至今已整三个月了。按医生们的说法,三个月是恢复的基本时间,再往后,恢复的可能性不大了。从住进重症监护室,到出院回家护理,目前恢复的只有吞咽功能。现在能吃稀饭,喝流食,不用再插鼻饲管了。然儿右半侧手脚仍不能动,大小便也不能控制。更重要的是神志不清,不能交流。似乎对声音有些反应,会皱皱眉,但大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01:23:35)

今年的冬天,家乡格外的寒冷。虽然没怎么下雪,但阴雨绵绵,让人感到,南方没有暖气的这个冬天,难捱难度。 冬天里父亲病重,让人心凉气冷。回来后,又听说两位熟识的老人不幸离世,更增添几分寒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01:15:31)
家,散了。
没有不散的筵席,无论有多少伤感,不情愿,但旧去新来,再好的家最终也是要散的。以前听朋友感慨,母亲不在了,家也就没了。其实,父亲一走,家也散了。
父亲中风已经两个多月了,依旧是躺在那里,除了偶尔动动眼睛,也就是仅存一丝气息。虽然现在住在家里,但灵魂已去,人实际上已经不在了。
前些年,父亲轻度脑梗,除了影响走路,大脑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01:07:04)

自去冬以来,不好的消息接踵而至。先是我父亲突然脑溢血,中风住院,至今已基本成为植物人,恢复正常的机会渺茫。在他住院期间,遇到同学的母亲脑梗,开始住在普通病房,后来病情加重,也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我还在英国的时候就还听说另一个同学的母亲,在武汉,也是中风住院,倒是恢复好了一些,出院在家里疗养。
因父亲的病,又值春节,我请长假回国了。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00:58:42)

回国一周了,先是和兄长,母亲一起,现在只有自己和母亲护理中风后的父亲。自从父亲倒下,到如今都两个月了,父亲的病情倒是稳定,可也没有一点点好转的迹象,除了能自主呼吸,和脑死亡没有任何区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姨妈的辛酸人生 2012年1月26 好多年没回老家看看姨妈了。虽然每年回国,都会见到姨妈,给她一些生活上的帮助,但是一直想去看看她如今自己的小家。本打算我自己去给她拜年,可父母不放心,成年的我在他们眼里仍是孩子,推辞不过,只好随他们一同去了。 姨妈长我母亲两岁,和我母亲一样,很小便失去了父爱,由外婆一人独自抚养。小时候家里虽不算富裕,外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05 07:41:23)

姨妈仙逝了。无论按什么标准,87周岁,应该都算是高寿了。尽管她一生艰辛,但直到去世前,身体一直都相对还好,能自理,好的时候还能到处走走。几个月前我们去养老院看她时,虽然瘦小,但精神体质很好,走路不用人扶,还总想出去逛街,抱怨养老院火食太差,吃不到肉,要我们带她去外面的餐馆打牙祭。还说邻床的人糊涂,不能交流。我们走后没过多久,她实在耐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2-27 02:39:34)
父亲倒下了一晃都两周了。两周前的今天,2018年12月13日,也是个周四,我下班刚回到家,就看到在我家帮忙照顾我父母的表妹发给我的微信,还有一份CT报告,“左侧基底节及丘脑区血肿并血肿破入脑室系统”。那时是当地时间凌晨2点多,我急忙回复并询问,才知道父亲当天晚上中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再过不到两个月就是父亲89岁生日了。尽管年岁已高,但父亲身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1 04:56:44)
想到几件旧事这两天为办事,连着两次去了伦敦。正好也有些时间没到伦敦了,办完事,顺便到市中心转了转。伦敦是大都市,又快要到圣诞节了,大部分地区人潮涌动,既便到晚上,也是如此。但也有居民区,人少的地方。我瞎转悠,不知不觉就走到一个并不太偏僻,可人较少的街道。可能是走得慢了一点,也没注意到后面的几个年轻人。他们边走边打闹,等我察觉到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