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和大哥
文章来源: 朱兔子2019-05-19 22:37:59
五更天时闻鸡鸣,
地上霜起天微清。
推开木门闻狗声,
农人晨耕树间行。
 
大姐是婆婆的大闺女,大哥是大姐的丈夫。全家人都是这样称呼大姐和大姐夫,所以草溪也随着這样叫。
大姐在生儿子的时候,婆婆正好也生她最小的儿子。母女两个几乎是在同时做月子。这在农村并不稀奇。
大姐勤俭持家,大哥吃苦耐劳。夫妇两个的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也简单,充满了快乐。
大哥和大姐有一个独生子。夫妇倆抚养儿子上了大学。儿子终于走出了小山村,这是他们的愿望,也是他们的骄傲。
后来,儿子去深圳。他在那边工作,娶妻,生女。大姐儿子在深圳过上了自己的幸福的小日子。
大哥和大姐照旧像以前一样地忙碌。两个人住在靠山边的地方,那里地多人少。夫妇在自家的地里种果树,因为种果树要比种稻米省事,水果也可以多掙一些钱。夫妻兩个就像电影“天仙配”里唱得那样:你挑水来,我浇园。夫妇倆一唱一和地安安穩穩地過着自己的日子,也從來不去麻煩儿子。
刚开始的時候,大哥和大姐在自家地裡种桃树和橘子树。十多年以后,桃树差不多都被虫子吃空了。橘子也卖不出好价钱。夫妇俩又买来招柑(橙子)树苗和梨树苗,种上了新品种的果树。
前年,草溪回去看婆婆。草溪經常上大姐家,因為她最喜歡上山上去耍。
那天,大哥开着带斗的小机动车,他要把工具和树苗拉上山。由于小机动车太小,放了树苗就没有位置坐人了,所以草溪和大姐就从她家走上了山。
大姐家的小黑是一条忠实的狗狗。小黑平时的任务就是看家,另外它还管着家里的几只鸡。
当草溪和大姐上山时,小黑就一直跟在她们身后,一路上好像小士兵护送的一般。等草溪和大姐到了山上,大姐喊了一声:“小黑!回家去!”小黑就興冲冲地對着她们摇摇尾巴,然后,小黑自己高高興興地往回家的方向跑去。草溪很担心地问大姐:“小黑这样不会跑丢嗎?” 大姐说:“不会。小黑可聪明了。每次我们上山,它都跟着,从来都没有跑丢过。”
大哥要把一块地种上胖柑(丑橘)。因為这两年胖柑是最好卖的水果。
草溪和大姐负责挖树坑,大哥负责浇水和种树。田地里有生产大队给打的水井,但是水井是几户農家共用。所以大哥最辛苦,他每次都要把水從不远处一担担地挑过来。
等果树苗种好以后,草溪就跟着大哥和大姐去给另一处地果树
种果树虽然比种稻谷多一些钱,可是劳作起來也很辛苦。果農们要浇水,打药,修枝,除草。當梨树的果实成熟的时候,他們还要把一个个鸭套上紙袋子。
大哥和大姐住的还是大哥父母留下来的老房子。大哥的父母就他这么一个独子。大哥尽心尽力地给兩位老人家养老送终,大姐也是村里有名的孝顺儿媳妇。两位老人直到终老,都没有什么牵挂。唯一遺憾的就是没钱给儿子盖新房,老人的這個心事一直念叨到最后。
夫妇俩谁也不靠,只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挣钱。兩個人正在攒钱,準備在山下盖房子。他們想把新房子盖在集市附近,這樣等老了的時候,生活會更方便一些。
草溪站在山上,望着山底下的一個個的人家,对大姐说:“山上多好呀。如果是我,我就想住在山上。”
大姐笑着说:“没有人愿意住在山上。买东西,看病,去县城都不方便,还有山上也经常停电。” “你看。” 大姐指着山上的林木和果树园:“如果你住在山上,前后左右连邻居都没有。”
“嗯,那倒是。可是我就喜歡從山上望下望,好像世外桃源的感覺。” 草溪看着山上一片片林和果。想起刚刚上山的时候,她注意到越往山上走,住户就越少。到了山上,就幾乎看不到人家了。
草溪望着遠處的山巒和近處的農家,想着:如果我在山上有一个小房子。我就面朝黄土,背朝天。养几只鸡鸭,开一片小菜园。过一过男耕女织的生活。没有电也不要紧,我就点蜡烛。那样多浪漫呐。草溪正在胡思乱想。“走啦!回家啦!” 大姐的一声喊,把草溪从梦中拉回到了现实。
草溪和大姐坐上大哥的小机动车。“吐吐吐”小车欢快地叫着。草溪坐在车上,手里拿着大哥挑水大扁担,一路风景,一路歌地下山去了。
 
果樹掩映下的農家小院

忠誠的小黑

山上的樹林和果樹

 

山上的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