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议川普的律师
文章来源: Fanreninus2019-05-06 12:58:02

妄议川普的律师

刚才看报道说有快400名前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官员联署了一封信 (该信的链接),说川普如果不是总统的话,会被判妨碍司法。该信说:我们每个人都认为在没有法律咨询办公室不能指控现任总统的政策保护下,任何人像他这么做都会被判妨碍司法的多项重罪。其中包括:

·总统试图解雇穆勒并伪造和该企图有关的证据;

·总统试图限制穆勒旨在以排除他的行为的调查范围;和

·总统试图防止证人与调查他及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人员合作。

一,对于“总统试图解雇穆勒并伪造和该企图有关的证据”,该信说:

解雇穆勒会严重阻碍对总统及其同伙的调查 - 这是他最直接意义上的妨碍司法。指导创建虚假的政府记录以防止或抹黑真实的证词同样是非法的。特别法律顾问的报告指出:“有大量的证据表表明川普反复劝谏McGahn去抵赖他被命令解雇特别法律顾问,总统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转移或防止对总统行为的审查调查。” 

二,对于“总统试图限制穆勒旨在以排除他的行为的调查范围”该信说:

首先总统反复给前联邦检察总长Jeff Sessions施压,让其扭转他按法律规定而做出的对该调查回避的决定。总统自己说那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Sessions保护他不受米勒调查。在Sessions拒绝后,他指示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莱因哈德·普里布斯解雇他遭普里布斯拒绝。

其次,在白宫律师McGahn告诉川普他不能直接去和Jeff Sessions谈关于米勒的事情时,川普指示其前竞选办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向塞申斯(Sessions)提出请求,指示穆勒将他的调查限制在未来的选举中。在联系Sessions未果的情况下,莱万多夫斯基将特朗普的信息递给白宫高级官员迪尔伯恩(Rick Dearborn),因为他认为迪尔伯恩因以前和Sessions的关系会是一位更好的使者,迪尔伯恩没有传递特朗普的信息。

对川普的这些行为,报告指出:“大量证据证明总统试图让Sessions将特别调查的范围限制在未来的选举干预,目的是防止对其及其竞选活动的进一步的调查。”

三,对于“总统试图防止证人与调查他及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人员合作”,该信认为构成了篡改证词和恐吓证人 (Witness tempering and intimidation)。总统试图通过用其推特及公开讲话上保证可以特赦,或通过其私人律师传话来影响Michael Cohen和Paul Manafort作证,通过私人律师传话的例子有让鲁迪朱利安尼向科恩的律师发出信息,让他告诉科恩“今晚应该美美地睡一觉,因为他高处有朋友。“

该信还指出,除了上面的这些行为外,报告里还有很多其它行为也可以被起诉。

该信最后指出,根据他们的经验,这些足够对一个人进行妨碍司法的起诉。如果不起诉,而放任这种妨碍司法的行为的话,美国的整个司法系统都会面临着危险。因此,他们认为用专业判断有压倒性的证据支持对Mueller报告中所提及的行为进行起诉。

这封信让我真吃惊,这不是明明在妄议核心川普总统,说他是个罪犯吗?这怎么了得? 如果任由他们这样妄议,那岂不是会重创总统的威信? 是该逮捕法办他们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