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寻找和失去中颠沛流离
文章来源: 过客手笺2018-09-10 14:28:30

《原创文章,请不要擅自抄袭,违者必究》

“我们在寻找和失去中颠沛流离”,这个标题是向我读过的一篇文章借来的,那篇文章写的是一个爱情故事,我这里不写爱情故事,但依然喜欢这个标题,喜欢“寻找”,“失去”和“颠沛流离”这几个词。

这个夏天一晃眼就过去了,一半的时间我在欧洲公差,另一半的时间便是忙着工作,忙着和从学校回家来的18岁的儿子亲热,自然是我这一头比他那一头的热度高许多。当然他确实是忙的,除了与高中老同学们隔三差五地聚一聚,每天不拉地去健身房维护他的六块腹肌,选了online暑期课程,还找了一家心仪的公司做专业对口的暑假工,公司付给他的工资比我的公司出价要高,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推了我的offer,本想把他带在身边教一教他的计划也跟着落空。好在儿子从小与我们的关系更似朋友,无拘无束,不分长幼,所以有时间坐下时我们倒也是无话不说的。

九月初的劳动节长周末,儿子已回学校,上季度的工作计划也算圆满完成,我想做两天懒猫,随心随性地晚睡晚起,一反我的正常作息时间。夜深人静时在初秋的淡月下临窗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实在是难得的一份享受。

Walt Whitman(惠特曼)的《Specimen Days》(标本日子)一直在我的书单上。许多人或许都知道惠特曼诗情四射的《Leaves of Grass》(草叶诗集),但并不知晓他的另一本书《标本日子》。这本书是惠特曼从战争中归来,半身不遂,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那些年写就的,他的文字在纸页上勾画出了一幅又一幅深浅不一的素描,自然简洁,芬芳安然。

你怎能不为这样的句子动情—— With the sentiment of the stars and moon such nights I get all the free margins and indefiniteness of music or poetry, fused in geometry's utmost exactness (在这样的夜晚,在星星和月亮的温情之中,我感受到了音乐还有诗歌的自由无边,在精准得不能再精准的几何图形下,我融化其中)

你又怎能不被这样的句子折服—— After you have exhausted what there is in business, politics, conviviality, love, and so on — have found that none of these finally satisfy, or permanently wear — what remains? Nature remains (在你厌倦了所有的一切,商业,政治,交际,爱情,还有这些那些的红尘琐事之后,当你发现这些最终都不能令你得到满足,不能永久地包容你的灵魂,还有什么你可以托付的?大自然啊,它依然为你而存在)

劳动节那天,天色忽阴忽晴,秋雨时大时小,室外的气温倒是不象夏日那般闷热不堪了。从拳击房出来,我们几个朋友相约去附近的野生公园。其实,我不得不有些沮丧地承认我的灵魂与大自然并不接近。这么些年来,我更着迷的是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咖啡馆,泰晤士河畔的哥特式建筑,时代广场上动感的节奏,黄浦江边故乡的人流…… 而那本前夜读的《标本日子》却好似偶然又是必然地在这秋雨天的野生公园里轻轻地碰触着我的灵魂。

阳光下广袤的棉花田摇曳着细细碎碎的银白色,细雨中老旧的木屋木椅藏着人间情话,水和天温柔地环抱着盛开在初秋的荷花, 半是溪水半是沼泽的湿地托起了盛着雨水的杯状莲蓬,老树身上印刻着的是岁月流年,潺潺水流为林间鸟儿的歌唱伴奏…… 嗅着空气里生动而朴素的气味,那一刻,我的灵魂,也是浅吟低唱着了。

 

棉花田摇曳着细细碎碎的银白色

木屋木椅藏着人间情话

水天间的荷花

盛着雨水的杯状莲蓬

印刻着岁月流年的老树

林间的鸟儿

曾读过这么一句话“有人永远在路上,有人永远在离开,有人永远想定居,”我想,上帝造人,人人平等却人人不同,所以这人间才有不同的灵性吧。这个秋日我是如此享受融于大自然的感觉,我想那些如惠特曼一般的灵魂,一定是即使在人烟罕至的孤寂之中,也能安居内心一隅,枯荣自守,一如这里的一草一木。

而其实“在寻找和失去中颠沛流离”这句话, 那本儿子成长中我陪着他读过一遍又一遍的《小王子》是这样解读的—— 如果不去遍历世界,我们就不知什么是精神和情感的寄托,但一旦遍历了世界,却发现再也无法回到那美好的出发地。当我们开始寻找,我们就已经失去,而如果我们不开始寻找,便根本无法知道自己身边的一切如此珍贵。

暑期里和儿子聊天,他对我说,“Mama,as for future wife, I wanna a partner, I don’t want a toy  妈妈,至于我未来的妻子,我要寻找的是一个伴侣而不是玩具。”

我拍手叫好道,“I’m so proud of you, you’re much more mature than lots of men who’re older than you 我真是为你骄傲,你比许多比你年长的男人要成熟得多。”

他歪着头,眨了眨眼,狡黠而调皮地接着说:“well, but I might wanna a toy when I’m 60  但是或许当我60岁时,我想要一个玩具了呢?”

我大笑着,眼睛却是潮湿了。在欢欣鼓舞于他诙谐的那一刻,我的心因着儿子那一颗old soul竟有些善感了。妈妈心里那个圆乎乎胖乎乎的小男孩,现如今高大英挺,他的床头边放着的不再是《小王子》不再是《哈利波特》,而是Morgan Freeman的《Soundless Cries Don't Lead to Healing》,Mark Stevens 的《King Icahn》,还有晦涩难懂的《Socrates: The Best of Socrates》,那些妈妈18岁时连看也没有看到过的书。

我的小王子已经开启了他的人生之旅,我想告诉他,妈妈也曾经如他一般懵懂地启程,寻找,失去,再寻找,再失去,颠沛流离…… 人生,本应如此,我们不断地在离去,我们不断地在路上,渐渐地,我们终将遍历世界,我们终将学会感恩和珍惜那玫瑰花开着的出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