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香
文章来源: 白篱2019-03-21 12:33:01

月初的时候连续大雪,有一天雪特别湿,又无风,一直下到深夜。雪在树上堆积起来,姿态各异的灌木枯草,银装素裹,泛着蓝色的光。推开门欣喜万分。套上雪靴,走到院子里腊梅树下站立片刻。清冽的空气,夹带着腊梅的花香,那个静美的春夜,真让人难忘。

腊梅陆陆续续开了一个多月,还在开。三棵里有一棵开得特别好,满树都是花,另外两棵只有零星几朵,也许是小年。素心腊梅的花瓣比较圆润,黄灿灿的蜡质花朵倒挂着,张口朝下,像一只只可爱的小金钟。寒风吹过,冷香扑鼻。

一年花开只一次,很想要这香味留得长久。

甜食中素喜桂花酒酿元宵,却从未见周围人将腊梅入食。决计尝试一下。入口之物,自然先查资料,以求安全。百度百科说,“蜡梅花味微甘、辛、凉,有解暑生津,开胃散郁,解毒生肌,止咳的效果。主治暑热头晕、呕吐、热病烦渴、气郁胃闷、咳嗽等疾病。民间常用蜡梅花煎水给婴儿饮服,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又据说市场上1千克腊梅提炼的高级香料,相当于5千克黄金的价格,不知真假。

不关心药用,只求花香入口。这么清雅的花朵,断不能像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的“油盐调食”。于是效仿桂花,将汤圆煮好,在碗里放入几朵腊梅,待花香氤氲片刻后食用。雪白的汤圆,嫩黄的花朵漂浮碗面,看上去很美。不过吃到嘴里,虽有幽香,其味偏酸苦,口感不太理想。同样是苦,提拉米苏里的咖啡苦,却是大爱。没有道理,只能说不合我的口味。

腊梅入茶则是极好的。取新摘的花朵,一杯清水,几朵黄花,美则美矣,啜一口唇齿生香,视觉味觉皆满足,特别适合与闺蜜喝下午茶。 每一批花开时,采摘一些半开的花朵,洗净去蒂,择除浮枯的花萼,稍微晾干,装进玻璃罐,埋入蜂蜜,置冰箱保鲜,可随时冲温水饮用。待到夏暑之日,调一杯腊梅蜜茶,窗外骄阳似火,杯中冷香阵阵,岂非惬意?做一罐花蜜,长年饮用,花香不断,此为留香。

沈三白在《浮生六记》里写到,“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聪慧娴淑的芸娘,此谓取香。

离领养老金的日子尚远,“不工作了”只是不再朝九晚五为别人打工,还是要为自己打工,退而不休。为生计,为寄托,更为安心,自己有收入就不会焦虑,虽然是多是少已不用太计较。

得空,做几件闲事,图一点快乐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