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贬谪黄州,都是写诗惹的祸
文章来源: 老山文学2017-09-10 18:38:40

苏东坡一生仕途坎坷,一直都处在政治的漩涡里。他屡遭贬谪,一贬再贬,一生多半时光都是在放逐中度过的。然而,面对逆境和挫折,始终保持一种乐观、旷达的人生态度。

纵观他的一生,成也因诗,败也因诗。诗给了他人生巨大的成就——文坛宗主、唐宋八大家;诗也给了他的政敌一个把柄,一个陷害的由头。诗差点要了他的命,诗让他饱受流放之苦。当他外调杭州启程时,八十三岁的老臣文彦博为他送行,劝他不要再写诗了。苏东坡在马上哈哈大笑,说:“我知道,我若写诗,会有好多人准备注疏呢。” 明知再这样下去的结果,却还是要写。他称自己是“无可救药”了。

1、“乌台诗案”,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1079年,42岁的苏轼调任湖州知州。上任后,他例行公事,给皇上写了一封感谢信《湖州谢表》。里面说:“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这些话让新党看很不爽。于是,他们便四处收集苏轼诗作,挑出一些他们认为隐含讥讽的句子,然后上书皇上:“苏轼诽谤皇上,抨击新法……”随后新党们纷纷上书,要求处死苏轼。

 

《苏东坡》戏剧照 

神宗也十分恼怒:苏轼原来这么坏啊!便派人将苏轼从湖州抓捕回京,下了大狱。负责审理此案的御史中丞李定等人,挖空心思从苏轼的诗文中寻找“证据”。他的罪名很重,是大逆不道的诽谤朝廷罪。认为他写的诗词文章中有很多是批评朝政的,矛头甚至直接针对皇帝。在被关押的四个月又十二天里,被御史台御史提审十一次之多,且惨遭凌辱。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

当听说皇帝要杀苏轼时,苏粉们急了。当朝许多大臣都在皇帝面前求情。王安石也说了公道话,劝神宗说:圣朝不宜诛名士。神宗遂下令对苏轼从轻发落,贬其为黄州团练副使,相当于副处级调研员。公文上还标明“不得签书公事”,没有了“一支笔”签字权,只是一个空头官衔。

2、一蓑烟雨任平生

苏轼来到黄州,是他最落魄的日子。生活穷困潦倒,但却保持着旷达的心胸,淡然处之。正如他在黄州写的《定风波》那样:“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离开了政治漩涡的中心,而得以在文学、思想上突飞猛进。开始著书立说,潜心创作,写成前后两篇《赤壁赋》和《赤壁怀古》等经典之作。在逆境中,创作了大量的名震文坛的盖世华章。从一个正部级干部被贬到副处级干部,到黄州当了团练,还创作出了“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名句,然后游山玩水,派对去了,在黄州的时候,苏轼的游玩都是大派对。

3、人间有味是清欢

苏轼带着一家20多口来到黄州。可副处级干部,工资实在太低了。“我没法养活一大家子人啊。”于是他就去求见黄州太守徐君猷,“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

徐君猷也是苏轼的粉丝。当下表态:“那我把东门土坡50亩荒地给你吧!”

苏轼一家人,开始了垦荒种粮大生产。这片坡地虽然贫瘠,但足够大,种上粮蔬,倒也勉强可解决一家温饱。

苏轼万分感激这片城东门外的土坡,于是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东坡居士。一日,苏轼与友人刘倩叔共游南山。友以蓼菜、新笋等野菜相待,苏轼品尝后,举箸慨叹:“人间有味是清欢。”

 

他盖起了房子,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平民生活。还学会了酿酒,做得一手好菜。他发明了“东坡肉”:“慢著火,少著水,火侯足时它自美。”这句话后来也成了做红烧肉的最高理论指导。他一生发明了东坡肉、东坡鱼、东坡羹等60多道著名菜肴。

4、人生失意也尽欢

苏东坡喜欢喝酒,有一次酒瘾犯了。当时政府是不允许私人酿酒的。“但苏东坡酒虫蠢动,就偷偷酿了酒。”不料酿酒之事很快就被衙门知道了。官员责怪:“你怎么不听话啊?”苏东坡回答:“余欲听之,而口不可。”我脑子已经决定听话了,但我的嘴不听啊。私自酿酒且不说,他还嫌没有菜下酒。听说一小青年家的耕牛生了重病,便鼓动说:“死了只能贱卖,不如早杀贵卖。”小青年真把牛给宰了,给他送了一大块来。老苏就邀约一大帮朋友,在东坡上搞起了一个大party,点篝火,烤牛肉,喝私酒,不亦快哉。最后把禁酒官员都吸引来了,大醉而归。

苏东坡活得好潇洒呵!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乡野村夫的生活。他的心已平,气已和。他打算在这里定居下来,可是,朝廷又一次向他伸出橄榄枝。这一次,他登上了权力的高峰——翰林学士、经筵侍读。他不追求政治,而为政治所追求,最终还是成为政治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