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童话 6——被贴标签的种族主义狗狗
文章来源: 等等看看2018-07-12 13:26:32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和Andy一起出去遛弯健身。可大前天晚上,我和Andy出去遛弯时,碰到了一件事情,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我和Andy一路走一路说,正好迎面走来一条漂亮的小黄狗狗,虽然她的个头没我大,但我远远看着就知道她是个美女,现在好像人类流行,只要是个女的就是美女,只要会写中美友好四个字的就是才女,我就挺看不上的,其实也就是我娘啦,我娘见个女的就夸对方美女,说几句话就夸人家心地善良,我真是暗暗服了她。

话说这黄色小狗狗越走越近,我吧有点不好,一般不会很主动和陌生人陌生狗打招呼,以前也不这样,每次别狗别人过来招呼总是很热情回应,但随着每次出去都被围观,我要再表现得热情一点,那简直就是四十五分钟的路得走上两个多小时,我会累死的!所以,后来我自己琢磨出规律,索性就最多礼貌笑笑,或者就甩甩尾巴,不让那些热情的人类和对我有所图的狗狗们有太多机会影响我健身锻炼。

漂亮的黄色狗狗从我们身边走过,她主动和我们打招呼,我依旧如原来几百次那样,矜持地笑了一笑,然后继续朝前走,Andy和她说了声嗨就赶上了我,我们有说有笑地完成了那天晚上的遛弯之旅。

可是昨晚,Andy下班回家就有点闷闷不乐,我觉得奇怪,就主动跑去问,“你怎么啦Andy?”

Andy还来劲了,不说。

一晚上,他都话很少,于是,我也就不再问,只是特意挑了一点点晚饭出来留给自己,把其余的2/3,请注意,2/3不等于80%,都给了Andy,我想可能是他在雇主家中午没吃饱,所以心情不好,反正我少吃点也没关系,我不用他那么辛苦。但结果,他连自己的那份都没吃完,就闷闷不乐地说去睡觉了。这时我有点火,问他不说,也不陪我出去,我可是等了他一天了,什么毛病!我走过去,坚定地说,“我要出去了!”

Andy有点无奈,“好吧,但有个条件!”

“啥条件?”我疑惑地问。

“就是你见到除白色以外的狗狗都要热情一点大度一点主动一点,不要端狗小姐架子!”

我听了有点似曾相识,前年我娘就和我说过什么风声紧,要特别让着黑色狗狗,因为什么那时的政府暗暗崇尚黑色至上,所以绝对不能惹黑色狗狗,我还特地为此记了日记,完整记录了和我娘斗智斗勇为白狗伸张正义的过程,怎么这会儿Andy又来这一套?!

我的火蹭地就上来了,我说,“你几个意思啊?你有话明说,干嘛你也要我看到别颜色的狗狗低三下四一幅奴才样啊?你这样很有面子吗?你不是黄色狗狗吗?我哪天不是实事求是,我有哪天歧视过你?我要歧视你还和你这德牧谈恋爱?我早就专挑白狗狗谈恋爱了不是吗?!我从来没有认为过什么颜色是阻碍我的一个问题,有话说话,有事说事,干嘛你们一条条都那么敏感,有事没事就老是要拿颜色出来说事儿?你们这都什么毛病?烦不烦啊!”

Andy一下子有点懵,试着和我解释,“美,你别生气啊,我知道你完全没这意思,但我今天在雇主家听到他们打电话,我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晚上我们碰到的那条黄狗狗,和我们打完招呼,回头就向主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你看不起她,就因为你是白狗狗,所以眼珠子朝天宣示白狗至上,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狗!于是那天晚上,那狗主人,据说是共和党那个假印第安人我韧的亲戚,要联合社区里所有其他颜色狗狗的主人们上街游行,抗议白狗至上,抗议白狗高狗一等,抗议种族主义狗,坚决要求大家继续履行政治正确,以保障所有其他颜色弱势少数民族狗狗的狗权和未来在狗界的地位。今天一早,她电话都打到我雇主家了!”

原来如此!我什么时候看过颜色!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的火啊,转头离开Andy的卧室,冲向书房,开始翻箱倒柜,噼里啪啦的声音把我娘和Andy都吓了过来,我娘皱着眉头问我,“你要干嘛啊美?”Andy则走近我,试着把我拉出书房。

这时我的火已经如加州的森林大火或者夏威夷大岛的火山一样喷发,“麻麻,他们要抗议我歧视,白狗至上,就因为我对那条黄狗狗不热情,说我种族歧视,麻麻,这还有完没完,我白的居然还惹出那么多破事儿来,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明天带我去美发沙龙染成那五颜六色的彩虹旗一样的颜色好不好?这样我跑出去才能扬眉吐气政治绝对正确,看谁还敢欺负我?!我就不信了,我这白狗狗现在都快变成孙子了,就因为现在的村长是白狗狗,还有没有天理?麻麻,你说,你要在中国,你的知识里有没有西方人或者少数民族做国家主席的?中国的电影厂有没有总是选西方人做主要演员的?少数民族也不多吧?因为人口基数摆在那的吗!那么这算不算歧视西方人或者少数民族,就因为你们黄皮肤的汉族占了大多数?!这完全就是赤裸裸地滥用政治正确的概念达到自己的私利的借口!”我娘一脸懵地看着愤怒的我,无言以对。

“今天谁都不许拦着我!我这就写标语,他们不是要抗议种族主义狗和白狗至上吗?行啊!我一不做二不休配合他们,现在就写标语牌,然后明天你带我去D-NBA总部,或者美国狗狗田径协会门口,我要坚决抗议他们黑狗至上,搞种族歧视,那里白狗占少数,几乎没有黄狗狗,别把我惹恼了,惹恼了谁都没好果子吃!”

说完,我继续怒气冲冲翻箱倒柜找最大号的空白卡片,我娘这时有点反应过来了,走过来抱住我,轻轻地说,“美啊,别生气了,那场游行示威流产了,那个我韧的亲戚没搞成,因为95%的其他颜色狗狗家没一个响应她的,都说她想多了或者没事找事或者大惊小怪,只有三户人家跟着,也是有目的的,树大好乘凉,以为紧跟着我韧亲戚就能从此鸡犬升天,所以,她碰了一鼻子灰,现在看到没多少人家响应,先前给我打电话,说不游行可以,但要我带着你去她家向黄狗狗赔礼道歉,我直接回绝了,就送了她四个字,你想多了,就挂了电话。”

震怒下的我回头看我娘,我觉得她怎么突然觉醒了,她终于不再像前年那样对我,让我受委屈,让我看到黑狗就要低三下四地相让示好,也不再说什么风声紧,要让着黑狗狗,本来就是吗,你说有没有白狗狗歧视其他不是白的狗狗?肯定有,但这极小比例的统计数据怎么可以成为大样本?虽然我没学过什么人类最喜欢的统计学,因为我看到数字就讨厌,Andy每回发工资,把钱拿来给我,我都不耐烦地说,你自己管或者交给麻麻,谁有兴趣管那玩意儿,我只想有一天可以去Parsons学时装设计!但那些极少数可恶的人类整天把小概率事件暗暗地扩大到我们整个白狗狗圈子偷换概念混淆视听,要么就是不怀好意想分裂挑拨误导把现村长翻下台,要么就是自卑到不行,觉得白狗家一个眼神都是满含歧视,一句话就是歧视,那我建议以后出门,白狗狗都戴太阳眼镜自保,也尽量不要说话,或者就染毛毛,挑染全染随意,最好就染成最安全的黑色系,不然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是给不怀好意或者自卑到不行的一小撮人类给作死的!

Andy听我娘这么说也高兴了,“就是吗,美从来不歧视别的颜色的狗狗,再说了,狗狗的毛色很重要吗?我觉得有相当一部份原因就是有些狗狗,因为可能的一件事情或者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自己想象出来的针对一个族群的假想敌,我就相信邪不压正,一小撮白狗狗的做法绝不能代表所有白狗狗,所以我和美越来越有共同语言,尽管我是难民狗过来的,但我自食其力,也从来不因为我是难民狗或者我是黄颜色的德牧就觉得美或者其他白狗狗对我有歧视或者就天生低狗一等,我自信着呢!从来不觉得颜色能是个问题!”

“你说得太好了Andy,我这会儿突然想支持你去竞选下一届村长的位置了,而且会有胜算啊Andy,你看,上一届是黑色狗狗,这一届是我们白色的,那么下一次很可能就会是黄色系狗狗啦!哇,现在随便想一想都激动了呢!到时候看那些人类还能说啥!”我一边说一边朝Andy眨了一下我迷人的大眼睛,眨到一半突然想起会把Andy扇感冒了,马上转过头,这时,只听我娘说,“美啊,我要和你道歉,但你也要理解,前年我让你让着黑狗狗,麻麻也是没办法,没看到那一两年时间,黑狗狗多厉害啊!白狗狗城管队警察队对黑狗狗都不敢管不敢惹不敢碰,更何况你这么白富美的白狗狗呢,现在风声过去了,新闻也不再是黑人至上了,但是麻麻还是要向你道歉让你那么受委屈。”

我有点不好意思,嘿嘿,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可真的是逻辑能力排名世界前百万分之一的聪明狗狗啊?什么事都难不倒我,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