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的故事 (18)— 小小小妈
文章来源: 随缘无我2019-05-02 11:49:30

青云的故事 (18)— 小小小妈

青云的弟弟三个月大了,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天庭饱满, 人見人爱。

青云又多了一份带弟弟的工作。每天四小时带弟弟,从周一到周六。那时的中国一周上班六天是雷打不动的。青云爸爸在墙上掛了一块黑板,划上格子,从周一至周六,每天下午四个小时带弟弟。青云做到了就由保姆在格子里打钩,反之打叉,打叉要罚,打钩无赏。

青云从来没有被打叉过。小学在中午十二点放学,下午有学习小组和课外活动。青云在弄堂里或同学家参加学习小组时左手抱弟弟,右手写功课。孩子不懂事抓到什么就往嘴里放,青云要边做功课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不留神弟弟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动作。不管抓到筆纸橡皮都要尝尝味道,有事没事就爱吃个手指...

带孩子可不简单,青云要学习换尿布,用奶瓶喂奶,哄弟弟睡觉,安抚弟弟不要哭闹。一整套妈妈该做的青云都要学做。

那时没有一次性尿布,用过的尿布是不能仍的。好在青云自己做过两个书包正好用上,一个放书,一个放尿布。亏得童尿不臭,但遇上弟弟大便那就臭不可闻了。

那时的家长胆子很大,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带一个婴儿,万一有个闪失怎么了得?!青云必竟也是孩子,既不懂带也不会养,整一个糊搞,完全是家长不负责任的表现。

那时也没个婴儿推车,带弟弟除了背就是抱。手抱酸了就换背,这个换姿过程一不小心就会有事。有一次,青云背着弟弟,但弟弟突然向后昂,婴儿身子软,头向下很危险的。青云不敢再走了,怕抓不住弟弟,万一滑下去是要出大事的,当时旁边没人,自己又没有办法从背后把孩子转到前面来,青云连急带吓不知所措。急中生智,看到旁边有个花坛,花坛一边有个三格搂梯髙的矮墙,青云走进花坛背对矮墙,慢慢地把弟弟放在矮墙上,因为看不到后面,全靠感觉,弟弟安全着陆后,青云赶紧转身把他抱起来,一个劲儿地对不起,弟弟倒也乖都没哭。

青云必竟还是孩子,平时特别喜欢跳绳跳橡皮筋。一开始带弟弟忍着不跳,只是抱着弟弟观看,久了就忍不住了,让一起玩的小朋友轮流抱弟弟。好在弟弟很乖并不怎么哭,长得又好看,大家都喜欢抱他。

时间也真是快,弟弟满周岁了,喂饭成了一个锻练耐心的活,那叫一个费劲,食物含在嘴里不咽下去,喂一口饭恨不得等上五分钟十分钟的。而且弟弟一吃饭就喜欢走动,不停往前走,青云紧跟,追喂,从小弄堂喂到大弄堂,边走边喂,边喂边追,一小时内把一碗饭吃完了就算成绩优良了。

青云在学校出黑板报带着弟弟,参加朗诵班也牵着弟弟,甚至去舞蹈班也让弟弟跟着。弟弟就是小跟班,哪天活动没抱弟弟反被问多次“你弟弟怎么没带来?“。有一次更绝,早上七点半上晨会课,青云聚精会神地在写筆记,辅导老师轻轻地走近青云,说“回去把你弟弟抱来!“。可是青云在上课呀,虽然晨会课并非正式的老师授课,但也是课啊。好在青云家的后门直通小学正门,无奈只好赶紧跑回家抱弟弟,年轻的辅导老师象玩洋娃娃似的抱着弟弟,逗他玩,直到青云下课才把他抱回家。

青云就这样既懵懵懂懂又有模有样地充当着弟弟的小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