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163)正璿成婚
文章来源: 狮子羔羊2019-05-24 19:20:21

静之若仪(163)正璿成婚

作者:狮子羔羊

 

仪看着正璿等他的下文,正璿兴高采烈地说:妳知道的,从去年冬天开始,我一直出差到北京。那是因为那些资深同事怕冷、怕累,大冬天的一个都不肯出差。其实他们不知道这是从各省、直辖市抽出骨干到北京做一个国家级的大项目,做好后带回各省运行。苦是苦点,不过我不在乎,只要能学到东西就好。我想这和系主任推荐也有些关系。这次在北京,国家中心主任宣布我们这一个团队将去美国接受技术培训。

 

看到正璿兴奋的样子,静仪也为儿子年轻有为,能走出国门看看世界而高兴。美国可是最发达的国家,以前明皓老说纸老虎厉害着呢,现在他儿子就去纸老虎的家了。

 

 

正璿出国的事传到贾家,贾妈妈提出让他们在正璿出国前结婚。静仪觉得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就在正璿忙着做那个国家项目、参加出国人员政治培训活动的同时,吕贾两家紧锣密鼓地为这对年轻人的婚事张罗起来了。

 

 

这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美丽从裁缝那儿取了给正璿做的西装来到吕家。

仪热情地招呼着美丽。坐定后,静仪微笑着对美丽说:丽丽,正好今天家里没人,我来给妳看样东西。说着,她站起身走到五斗橱面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小红绸包和一个信封,回到桌子面前,坐下。

 

她从绸包里取出一个金光闪闪的戒指,递给美丽,说:这个给妳,大概有十克。这里还有一个大的给正璿,应该有十六克,那个大一些,男孩戴着好看,都是足金的。

 

看着这黄灿灿的金戒指,美丽眼睛一亮,她还没见过这样的金首饰。戴上试试。仪笑着鼓励美丽。美丽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抬头开心地看着静仪,大大方方地叫了声:谢谢妈妈!

谢,不谢。你们以后开开心心,和和睦睦地过日子就好。这里还有一个如意别花,祝你们万事如意。说着又从绸袋是拿出一只精巧别致的金如意,递给美丽,爱怜地说:这是我结婚时,正璿爷爷送我的,我现在送给妳,是我对你们俩的祝福!

丽惊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贾家可没这些。别看呂家平时穷得叮当响,这些解放前的大户人家真是底子厚,美丽心想。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这时应该向吕妈妈表示谢意,连忙又谢过。

 

接着,静仪拿起信封,说:本来他姐夫已经托人帮他买了木料,准备你们打家具用。现在,正璿又忙着准备出国,你们的日子又紧了些。你们拿这个钱去买一套家具吧。说完,静仪从信封里拿出一个小本,递给美丽。美丽接过一看,这是一张两千块钱的的存折。

他爸爸死的早,我们家一直困难,拿不出多少帮你们。就是这钱还是他爸爸过世时单位发的抚恤金呢。

 

看着这两千块钱的存折,美丽心里打着算盘:这钱买套家具是足够了,但是冰箱、彩电呢?房子呢?就这么两千块我就嫁啦?想到这里,美丽满脸笑容地对静仪说:成个家还有好多费用呢,这两千块钱哪够呀,您先收起来吧。听她这么一说,静仪就马上打圆场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说:那是当然,建一个家不容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等正璿回来我来和他讲,说着就收回了存折。两人又说了一会不咸不淡的话,美丽就借口有事起身告辞了。

 

 

晚上,静仪做好了晚饭等正璿下班回来。直到七点出头,她才听到儿子自行车的声音。静仪连忙起身盛饭。

 

 

饭后,静仪把那只十六克的金戒指拿了出来,递给正璿,同时给他讲了今天美丽来,和给她首饰,美丽没收钱的事情。

 

听她那口气,好像是嫌少。正璿啊,妈妈只有这么多了,你去和丽丽说说吧……”仪为难地说。

 

正璿认真地说:妈,你误会了,她不收妳这钱是对的,我们都有收入,应该自力更生。这钱妳留着!”

 

 

 

第二天晚上,正璿接美丽下班。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地讲到美丽没收静仪的钱的事。正璿笑着夸美丽做得对。可是,美丽一翻白眼,对正璿说:什么都没有,这个婚结得多没面子。

正璿不解地问:什么什么都没有,妳要什么吗?

丽没好气地说:家具、冰箱、彩电!还有我们结婚了住哪儿?

正璿耐心地劝道:这些事我也在想,但是应该我们自己解决,不能拿妈妈的钱,她一生吃了太多苦,到老来应该享福了。我们不能拿她的钱!

说得轻巧,自己解决,你一个月四百八十毛钱工资,还不如人家个体户卖盐水鸭的挣得多,还自己解决呢?!

正璿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转念一想,有了,就理直气壮地说:妳不就是要彩电、冰箱和房子吗?我负责解决!但是不能要我妈的钱。

丽听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底气,这房子可是不容易搞到的。这冰箱、彩电至少要几千块钱。美丽放缓了语调问:买了足球彩票中大奖,发大财了?

正璿有点得意地说:今天单位开会讲分房的事,只要我们一领证就有资格分房,按政策我应该能分一个中套。

丽一听心里高兴坏了,心想这大学生还是比个体户強。她凑近正璿,恢复了往日的妩媚,问:那冰箱、彩电呢?

正璿接着说:我在今天的出国人员培训班上听说,我们这样出国回来,可以去出国人员服务部买两大件、两小件,其中一大一小免税。我出国回来,这不都齐了吗?

听到这里,美丽拉起正璿的手说:这才差不多,不然的话,我真嫁亏了呢……”

正璿听了哭笑不得。

 

 

 

 

两个月后,正璿、美丽结婚了,新房就是正璿单位分的单元房。在静仪的坚持下,正璿在妈妈那儿拿了八百块钱,在南京木器厂买了一套家具。静仪还为小两口子准备了日常生活用品。

 

婚礼后第三天,正璿告别新婚妻子,登上飞机向大洋彼岸的美国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