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106)难舍难分
文章来源: 狮子羔羊2018-10-09 20:31:10

静之若仪(106)难舍难分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看完病,拿了药,明皓看着时间不早了,就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家。

 

 

当他到家,推门进房,只见桌子旁边面对面坐着姨妈和静仪。静仪不同寻常地用手绢拭着泪。

 

看到明皓进门,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走到明皓跟前,说:明皓,你回来得正好。你帮我劝劝静仪,让她就让我走吧……”

 

走,走哪里去?明皓诧异地问道。

 

唉,她说现在城里破四旧,不让土葬了,怕百年之后要火葬,现在就要到方山乡下去,还能睡她那早就准备好的寿材!静仪忍不住地向明皓抱怨道。

 

明皓扶着姨妈坐下,看着静仪说:别急,别急,有话慢慢说。熟话说:叶落归根。可是去方山和谁过呢,住哪里呢?

 

我们王家以前一个佃户的儿子,算起辈份还晚我们一辈,叫汉财。以前见了姨妈都是姨奶奶长、姨奶奶短的。现在来哄她乡下如何如何好,吓她火葬如何如何可怕。我看他是居心不良!静仪愤愤地说。

 

反正我不要给一把火烧了,趁着还有口气,我还能站着走出城。要是哪天腿一蹬,横了下来,公家有政策,你们就是抬,也出不了城了。到时候,烧不烧就由不得你们了。姨妈坚持道。

 

姨妈哎,妳现在身体好好的,离撒手那天还长着呢。妳下乡过不惯的。且不说秋有蚊虫冬有雪,就说他们的粗茶淡饭,妳又没几颗牙了。老话说:日图三餐,夜图一宿。妳吃吃不好、睡睡不好,下乡怎么过呀?说着,静仪急得眼泪都落了下来。

 

我都八十出头了,还有多少日子活?就是现在死也够本了!姨妈急得把字都说了出来。

 

看到她们姨姪二人互不相让,争得情深意切,明皓觉得这事不能勉强,又不宜急上赶。当务之急是让她们缓下来。想到这里,明皓诚恳地对姨妈说:姨妈,妳实在想下乡过,也行。不过不要这样急急忙忙地走。让我和静仪商量商量。我们从长计议,好吗?听到明皓并不完全排除她要下乡的诉求,姨妈也就慢慢地缓和了一些。明皓转过头来对静仪说:妳也不要一下子就把这个计划给否决了。物极必反,慢慢来。先吃饭,先吃饭。

 

看到明皓出面打圆场,静仪也就顺势缓了下来。她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看了一眼五斗柜上的三五牌钟,说:好好好,先吃饭。我去弄饭去。时间不早了,小娃马上就要放学回来了。说完,她就起身走到堂屋里接着弄饭。

 

果然,正璿、正琅、正瑛三姐弟相继走进了家门。正璿上学的卫士理堂离家最近,他最先到家。正瑛上学的一女中最远,她最后到家。

 

饿死了,饿死了!姆妈,饭好了吗?三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喊饿。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你们先去洗洗手去。明皓,你来盛饭。静仪在堂屋煤炉旁应道。

 

 

明皓打了一盆水,带着三个孩子洗了手后,自已也洗了手。然后他去碗橱拿了碗筷,开始盛饭。

 

不一会儿,静仪端着一热气腾腾的钵子进房,小心地把它放在方桌上。里面是整整一钵子大葱肉片烧豆腐。放下钵子后,静仪又从碗橱里端出一碗毛豆炒腌菜花放在桌上。

 

三个小孩饥不择食地吃了起来。静仪看到姨妈缩着筷子头,紧着小孩吃,就把豆腐钵子向姨妈移了移,舀了一大勺豆腐,还特意带上了几片肉,放到姨妈的碗里,说:姨妈,妳吃妳的,别管他们。这豆腐软,妳吃得动,多吃一点。说完,静仪放下勺子,自己拿起筷子,拣了一筷子腌菜花,吃起饭来。

 

姨妈,看了静仪一眼,从大襟侧口抽出一手绢,在眼角拭了一下。没有说话,低头吃饭。

 

 

 

晚上,三个小孩都睡着了。大床上,静仪侧卧在一边,无声地以泪洗面。明皓知道静仪为姨妈要下乡的事伤心,就劝道:妳也不要太难过。老人家,妳要顺着她些才好。

 

静仪翻身坐了起来,说:我怎么能顺着她。汉财就是看姨妈还有些老底子,把她促哄下乡,就能顺理成章地得她那份钱财。她一下乡就要受苦了。

 

明皓听了后,想了一想,说:那,妳这样竭力地留她,那个汉财会不会在姨妈面前说妳留她,就是想得她那的家产呢?

 

……”静仪长叹一口气,说:我再穷也不会贪她那份财呀。就是看她被人骗,心里难过,又说不动她。其实,人死如灯灭,我以后就火葬。要紧的是活的时候过得舒坦些……”

 

那就先拖一拖吧,妳跟她说,马上就要年底过冬了,明年开春暖和了再谈下乡的事。明皓劝道。

 

也只好这样了。你知道的,我和姨妈,几十年情同母女。她待我亲如己出。我做姑娘时,她为了我没少与人争过。就为我能读书,她力排众议,据理力争才为我争来了能去一女中读书,后来去金陵大学读书的机会。我舍不得呀……”说着,静仪的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

 

明皓起身,打了一盆热水,整了一把热毛巾,递到静仪手上,说:别伤心了,其实姨妈心里也是知道妳为她好。今天中午妳为她拣菜,她虽然一言未发,我看到她也在抹眼泪呢……”

 

算了,天不早了。讲也讲不出什么名堂来,睡吧……”静仪把用过的毛巾递回给明皓,看着明皓上床。

 

正要熄灯,明皓发现小床上正璿的一只脚伸在被子外面。上了床的他又下床,走到小床边,把正璿的脚向里推了推,把被子向外拉了一下,在他身上隔着被子轻轻地拍了几下,把被子里的空气拍了出去。明皓这才转身上床,摘下眼镜,拉了一下拉线开关,熄了灯,躺下睡了。

 

想到明天就是星期天,静仪不用上班,明皓伸手要搂静仪。静仪指了指房间里的另外两张床,低声说:小孩大了,要注意影响。再说,我也没心情。我们就算了吧……”

 

无奈,明皓抽回手,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睡觉。一会儿,静仪就听到明皓均匀的呼吸声。

 

这夜,静仪久久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