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散文)
文章来源: 尼微2015-03-19 23:39:46

                                                                  故乡
   远处,竹林在微风轻拂下发出沙沙的低鸣。我循着这声音缓缓走去,在迷雾中看得朦朦胧胧,走得恍恍惚惚,我摸索着,想走近门前那颗
忽隐忽现的白果树,但无论我怎麼走,都无法走出这片迷雾,走出这片竹林,走近那颗心中的白果树。
  

        清晨,我迎着朝霞走向欢快的小溪,正要探手入水,青峰倒影中一只五彩的纸鸢,在波光荡漾间忽高忽低地飘飞着,我诧异地抬起头,湛蓝的天上几朵白云在悠然自得地流淌,偶尔几只小鸟鸣叫着划过天际,消失在青色的丛林里。纸鸢是何时出现,我望着翻飞的纸鸢出了神,心却随着纸鸢上下翻飞而起伏不定,想知道这山外之山,云外之云是怎样的风景。
        
              于是,我丢下溪边的水罐,跨过歌唱的溪水,起身去追逐空中投下的影子。跃过高山,被它的雄伟倾倒;走过平原,被它的广阔震惊;跨过沙漠,被它的粗旷震撼;飞过瀚海,被它的惊涛折服。我走啊走,迷失在山水间,徜徉在花海里,忘却了溪边的水罐;忘却了鸣叫的鸟儿;忘却了甘甜的溪水。我流连忘返,夕阳下,一路前行,只为那空中的影子。

            终于走累了,我停下疲倦的步綠,蓦然回首,却发现一切都如此陌生,没有了水罐,没有了鸟儿,没有了溪水,连那追逐的影子也藏了起来,不见了踪影。暮色中,我有些惊慌,有些失措,我想起了来路,却发现已找不到回去的路经,于是,我在风中狂奔,在雨里踌躇,在迷茫中努力辨认来路。

      怅然中,那梦中的竹林,那门前的白果树依稀出现,化作一缕缕思念萦绕心间,像影儿一样伴我一路走过,又似那飘飞的精灵,在夜幕下闪闪飞动,让无尽的长夜闪闪发光。
    
        啊,无论我走得多远,飞得多高,都无法走出那片竹林,走近那颗梦中的白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