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为什么美国这么发达,民众却信教十足?
文章来源: 笨狼2019-01-15 08:14:05
 
大家知道,探险是有生命危险的,古时探险有去无回的多,所以你要是还过得去,就别冒啥险了。清教徒觉得活不下去了,远渡重洋,背后没有祖国,没有家族,如果不是大家坚信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自己是上帝死心塌地的信徒,也难踏上大西洋征途。结果,真是不负有心人,北美这肥沃的土地,一旦安稳下来,成为无穷无尽的富饶之地,这是地球上最大的财宝,幸好没被中国那样的占了,他们人多,不好对付。印第安人没几个,整体落后,早期英国移民只要拿些什么烈酒之类的礼物就能对付。基本上找一个地方,安个家,就能活下去,就能小康。如果你不觉得这是上帝安排的(God's Providence,天赐),那就是缺乏欧洲文明的理解力了。
 
宗教是新移民唯一赖以的精神支柱,物质支柱嘛,啥也没有,靠的是自己的家庭,靠的是亲戚朋友老乡,然而,得到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富饶的世界,丰衣足食,怎么可能不是上帝安排的,如果个人有任何动摇,能有今天吗?
 
恰如中国人觉得自己的一切与祖宗积德不无关系一般,美国人怎么能不更坚定地相信上帝呢?
 
以上的历史发展给美国人民有个充分的认识,自己的信念,自己的信仰,是自己选择的,不是任何人、政府、体制强加在自己头上的,这成为美国人民内心强烈的宗教信仰的基础,这一点,是欧洲所没有的。
 
不过,仅仅极端(或坚定)宗教信念不足以解释今天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信教,还是跟欧洲比,欧洲极端的原来也不少,即使新教改革后,宗教引起的战争一直蔓延了60多年,打打杀杀厉害多了,欧洲也过来了。
 
上次说过经济状况是一个因素,有影响,但不是主要的。历史过程也很关键,但最主要的,是美国得了新大陆,却错过了欧洲的另外一个进化过程,启蒙运动。
 
第一次移民潮的时候,欧洲的启蒙还没开始,美国人也就没啥学的,这些美国的根基也就失去了一个在对世界认识观念跳跃的机会。后来的移民主要是下层的,生活没出路的,启蒙不是他们关心的,这一观念也未能在美国壮大。我在上篇介绍大西洋两岸,欧洲美国的区别时,提到欧洲经历了启蒙,而美国没有,美国的宗教信念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加上美国人间天堂,反而加强了这一信念。我相信这是美国宗教意识能持续如此之久的关键。
 
不过,西方科学理性、资本主义、现代化如此巨大的发展,不可能对美国没有影响,而这影响随着美国逐渐强大也越来越大。
 
 
https://religionnews.com/wp-content/uploads/2018/06/webRNS-Religion-Gap4-061318-3709691.jpg
 
这个漫长的过程,是随着美国在科学文化逐渐进步而完成的。
 
美国整个国家从实用转向基础理论研究,成为当今世界科学人文学科的领导,是捡了个馅饼。美国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识到自己的强大的时候,也不是不努力深思,要有一番作为,美国的大学体系也成规模,但看看中国今天就知道了,几百亿,全国动员,二三十年还是没戏。美国捡的馅饼,是二战欧洲所有精英几乎都来到了美国。世界年全世界的领袖人物都在,自然是世界第一了。
 
可是这第一,也把欧洲的思想带到了美国,成为美国的主导。虽然美国在经济学上较保守,但凯恩斯和其弟子也基本征服了美国本土。社会学上,更激进了(欧洲反思资本主义的失败的很多,如法兰克福学派,之前尼采就更觉得末日到了。美国好好的,没啥反思的)。二战后婴儿潮一代,一边享乐一边反叛,开创了美国子女造父母反的新历史,到今天,父母说话不当,子女都可能报警。新的思潮,新的人生观,算是把英国新教传统的白人对全社会政治经济压制性控制的一潭死水打出波浪。
 
半个世纪后,今天美国人还是大多信教,但是能周周上教堂的人就少多了,有人从来不去。据皮有的民调,“心灵”“精神”(spiritual)的人也越来越多【13,14,15,16】,与全球趋势相仿,越年轻信教的愿望越低(信社会主义,不信资本主义的越高),残酷的现实和日益普及的高等教育也让大家对宗教是否代表道德越来越怀疑【22】:
 
 
共产主义意识的社会主义(如中国)主要是马克思主义,是无神论;福利式的西方和日韩社会主义讲究物质文明、以人的能力控制自然(科学、现代化经济基础),也淡化宗教;英美式的自由资本主义本质上也与宗教冲突,生产方式(无人性化)和精神支柱(消费文明)都夺取宗教的领域。宗教意识最强烈的,是落后的地区和僵化的宗教,如北非和阿拉伯世界,某种程度也包括东盟、南美。结果要么是“进步征服落后”,要么是更大的“文明冲突”。
 
 
【资料】
 
皮尤和宗教研究院
 
美国家庭民调(American Family Survey)
【11】民调报告
 
【24】《大西洋月刊》American Exorc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