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为什么美国这么发达,民众却信教十足?
文章来源: 笨狼2019-01-15 08:12:42
美国人大部分信教,而且基本基督教为主,其它宗教,如伊斯兰、犹太教、印度教都是小教,没提到的就更微不足道了【1,2】。美国的宗教意识笼罩着政治和生活的里里外外,美国总统候选人如果不是基督教徒是不可能的,不说“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也不行。美国国会和军队都配有自己的随行牧师,基督教的声音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
 
咋看上去发达与宗教信仰不相冲突,然而历史演变的过程说明这不正常。西方的成为主导世界的第一大体的基础来自启蒙,启蒙在政治上追求个人自由、任人唯才,旨在打破宗教封建血统论对社会上层的控制;在认识论和其对物质世界的指导上采用理性,其具体手段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科学是认识世界的唯一方式”。理性的第一个打击目标是宗教,与新教这股新兴势力争夺政治经济的意愿正好一致,科学、工业革命和商业带来的物质繁荣反过来证明这一观念的正确性,人们对以前无法解释无法控制的自然现象也有了解释和不断改良的控制(人定胜天的观念来自西方启蒙),一切皆须神来解释也就不需要了。西方本身的发展是越进步,宗教意识越淡化,世俗的观念(科学理性、自由平等)成为大众对自身生活和追求引导准的则。在今天欧洲,信教的不过半,即使信的,也是形式多于实质。
 
【7】宗教研究院
过七成新教,绝大部分是基督教
 
【9】皮尤
http://assets.pewresearch.org/wp-content/uploads/sites/11/2018/04/23153835/04.25.18_beliefingod-00-00.png
美国八成人信教,但只有五成半信基督教
 
然而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西方的大本营美国却是大逆其道,宗教意识是指导政治和生活的主导思想,是道德基础。可是美国是个(第一个)宪法立国的国家,政教分离是建国基础之一,整个情形更觉得不好理解。
 
http://assets.pewresearch.org/wp-content/uploads/sites/11/2018/06/07114204/PF.06.13.18_religiouscommitment-01-03-.png
 
有些社会学家给了个简单的解释,说是美国大部分人穷,觉得将来生活没保障,政府倡导自强,不愿意管,大家没办法,只能跟上帝沟通了。反过来,当你对自然社会的大部分现象都能有个解释,对你自己的生活有充分的控制,对前途有信心,你就不需要给你已经拥有的和能做到的找一个额外的理由、支持。
 
皮尤【8】从另一方面表达了这一心态:大家对生活的忧虑,是社会财富不平等的反应
http://assets.pewresearch.org/wp-content/uploads/sites/11/2018/06/07114207/PF.06.13.18_religiouscommitment-01-04-.png
确实,为什么美国这么发达,还有那么多穷人?
 
【23】《皮尤》:宗教派别收入水平
 
我觉得这个问题,得从历史来看。
 
朝圣先辈,五月花号和新大陆
朝圣先辈(Pilgrim)是乘坐五月花号船到美国寻求新生活的清教徒(Puritan),是美国的祖先。大家知道的故事,是清教徒在英国受迫害,被迫背井离乡,到美国寻找上帝的福地,寻求新的生活,船上还创新性地定下 《五月花号公约》,跟当地印第安人结成的友谊也带来了美国今天的大节,感恩节。
 
其实,都是谎言。
 
这群清教徒原来是英国新教改革的先驱,在英国天主教盛行之际呆不下去,确实受迫害,跑到荷兰(加尔文教的基地之一)。后来亨利八世宗教改革,新教在英国逐渐成为主体。改革后,玛丽复辟失败,伊丽莎白一世重新认定新教的势力。清教徒回到英国,觉得改的不彻底,要逼伊丽莎白一世清洗天主教。换言之,清教徒是宗教极端团体,要把人间一切罪孽消除。且不说伊丽莎白一世受不了(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一世都不是真心实意要新教改革,新教在英国不可动摇的地位是在光荣革命后才取得的,是革命造反,枪杆子拿回来的,从那以后,新教的地位再也不能过问,但它也变得务实,不带有清教徒的极端),这也与当时英国国情有违,几乎所有新教教徒在争取了信仰自由,国家不能再干涉个人致富的权利之后,政治经济地位有了保障,大家想的就是如何致富,进以获得更多的权利。把罪孽都消除,不是等于没好日子了吗?就跟左派要把中国带回毛时代似的。这才有伊丽莎白一世“镇压”只说。清教徒自然说“受迫害”。《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也是无奈之举,本来是条小船,船上还有其他人,也不少,当时天气坏,病疫多,缺粮缺水,大家除了联手,死路一条,写成合约不是道德、公平的反应,而是要活下去。
 
到了普利茅斯(其它略了),清教徒几乎活不下去了,当时附近有一族印第安人,刚受瘟疫袭击,大受打击,而且印第安人诸多的部落间通常相互袭击、杀掠,也面临灭绝的处境。大家联手共同度过冬天,然后慢慢活了下来。这是几百个清教徒和几百个印第安人相互依赖相互帮助得以生存的故事,谈不上“英国人民”和“北美土著人民”的友谊。虽然玉米火鸡都是些蒙小学生的故事,水平低点,后来来个“感恩节”庆祝却也不算过分,只是这事还没完。
 
这族印第安人,Wampanoag,一开始还跟朝圣先辈同生死,共患难,但后来清教徒移民多了,印第安人占着地,很讨厌,大家找个借口,直接开战,印第安人几乎被灭族了【25】。
 
作为美国宗教群体的另外一大教派天主教主要是拉美裔后代,处于社会政治经济的底层,也许经济状况能解释他们为什么那么虔诚,有时虔诚到采用极端的手段,《大西洋月刊》报道的“驱鬼潮”(exorcism )【24】就是个反应。
 
狂热、极端,自然不容易接受新的观念。
 
 
 
【资料】
 
皮尤和宗教研究院
 
美国家庭民调(American Family Survey)
【11】民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