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意 -1
文章来源: 杜鹃盛开2019-04-22 07:08:02

1,

杰西卡,快点!再拖拉,就误了校车了!李小双一边从楼梯上往下冲,一边扯着嗓子嚷嚷。

楼下,丈夫蔡光明正在厨房做早餐。油瓶立在灶台边缘,瓶口处的油顺着油瓶正滴滴答答地溅落在大理石台面上,然后又滴滴答答地流在地面,淡灰色的瓷砖上赫然可见一团黄色的油渍。李小双走进厨房的第一眼就目睹这片狼藉,昨晚辛辛苦苦擦拭干净的厨房,一大早就变得惨不忍睹。

她的火气,腾地一窜而起。提高了嗓门对着蔡光明吼起来:你怎么搞的?煎个鸡蛋,也故意把厨房搞得如此脏乱!

蔡光明哼着小曲,正往玻璃杯子里面倒牛奶。一听见李小双的怒吼,身体象被突然扎了一针,条件反射似地抖动了一下。随即也咆哮起来:有能耐你来做呀!说罢啪地一声把牛奶桶重重摔在了台子上,溅出了一股牛奶,星星点点四散开来。然后气哼哼地,一手端着面包煎蛋,一手抓着牛奶杯子,走到餐桌前坐下来。一边吃,一边打开手机在微信上浏览起来。

此时女儿杰西卡也从楼上下来,背上书包准备出门。李小双训斥道:你还没吃早饭呢!抓紧时间吃两口。我出去替你等校车。边说边穿上羽绒服打开家门。

一开门,一阵刺骨冷风倒灌而入,寒气逼人。李小双全身一震,缩着脖子,一路小跑到房子前面的马路边。狂风卷着大雪铺天盖地落下来,凛冽的寒风劈头盖脸地打在脸上,刀割般地痛。她用围巾把头严严实实地裹住,双脚跺地,两只手交叉伸进羽绒服的袖桶。迎着寒风,翘首遥望西北方向。足足等了有十分钟之久,几乎快要冻僵之际,街道尽头的拐弯处,一辆黄色校车在风雪中摇摇晃晃地开过来,如一只巨型企鹅,缓慢而笨拙。

李小双掉头往家跑,一路嚷嚷着:杰西卡,杰西卡,快点,快点,校车来了!

然后杰西卡出门坐上校车走了。蔡光明也已经吃完早餐,穿戴整齐,上班去了。

李小双坐在餐桌前,准备吃早餐。一端牛奶杯子,冰冰凉。她有胃病,不能喝凉牛奶。说过多少次了,牛奶要热一下。可是每次只要她一开口,蔡光明的冷嘲热讽随口就来。怎么?您老是慈禧太后呀?既不能冷的,又不能热的。那得请人专门伺候着。

转身把牛奶放进微波炉热了两分钟。再一看盘子里的面包软榻榻,煎蛋又冷又硬,皱皱巴巴的,犹如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总是把鸡蛋煎得过头,说过多少次了,就是不听。干硬干硬的,怎么咬得动?李小双的牙齿不好,不能咬硬东西,为此还专门看过牙医。牙医解释说这种地包天严重的牙齿需要矫正,但是最佳矫正时期应该是在换乳牙之后。现在这个年龄,矫正已无可能。只能细嚼慢咽,把东西尽量切小切碎了吃。为此,蔡光明还经常讥笑她象没牙的瘪嘴老太太。每一次,李小双看见蔡光明拿着一只大苹果,咔嚓咔嚓咬着吃时,牙齿便酸疼。你就不能切成片,看起来也斯文一些。真粗鲁!李小双总是这样说。你这不是斯文,而是牙齿畸形。蔡光明也总是拿牙医的话来气她。

刚才在零下二十华氏的低温下,迎风站了十分钟,此时又憋了一肚子的气,李小双的胃口隐隐作痛起来。生气地把面包扔进盘子,起身收拾厨房,边收拾边自言自语数落蔡光明:有胃病的人是不能生气的,一生气就胃痛。说过很多次了,偏偏听而不闻,我行我素。总是在吃饭的时候,惹自己怄气。然后李小双开车上班。一路上,继续生气。生女儿杰西卡的气,每天拖拖拉拉,生活能力极其低下。十二岁的初中生了,可是什么也不会做。更生丈夫蔡光明的气,这么冷的天,他一个大男人为何不出去?自己既有胃病,又怕冷,在外面站了半天,全身都冻僵了。

一路开车到了公司,走进办公室,又是一肚子气。公司老板戴维很小气,每天晚上把暖气调到最低。直到第二天早上上班后,再把温度调高。所以清晨的办公室里总是冷森森的。为了迁就女儿的作息时间,李小双早来早走,以便监督杰西卡。所以每天清晨她几乎第一个走进冰窖般的办公室。虽然打开了暖气,但是气温依旧很低。冷透的身体没有暖和过来,她便一直穿着羽绒服。一个人闷坐了一会儿,手脚仍然冰凉僵硬。便去午餐室泡了一杯滚烫的热茶,用两只手端着,暖和着自己。过了一个多小时,一间办公室工作的琳达才来上班。

世界日报从04212019开始连载

寒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