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传》观感二则
文章来源: 吴友明2017-03-16 07:53:25

  或强奸原著,或翻拍得不够经典,或剧情太拖沓,时下不屑看名著改编的国产电视连续剧者偏多。我倒以为能够吸睛吸精的,或给人有些许感触感动的,就是好剧,否则看书即可,何须影视?史铁生说:观其雅者赏其雅,乐其俗者乐其俗。我就喜欢看由古代四大名著改编的电视剧,再翻阅原著,既可以享受多功能的影视情趣,也可获得对华夏名著的再熏陶。另外一个原因是,本人古文知识较薄弱,行文常拖泥带水,早有文友建议多看古典文学作品以提高写作水平,又一直心不在焉。因电视剧《新水浒传》热播,于是拨空边看电视边看水浒原著,获益匪浅。我发现此剧在改编后,增加了很多爱情故事,即很受欢迎又饱受争议。不看不知道,看了不白看。就拿看到20集宋江和阎惜娇的故事落幕时的零碎感想,与大家分享。

“淫曲艳词”为哪般?

    在小说《水浒传》中,阎婆惜跟着父母从东京到山东投奔一官人,却流落在郓城卖唱,“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 她年轻貌美,风流成性,又是“酒色娼妓”,赚不到男人的钱,本来就难于生存,不料父亲又暴病身亡,母女生活陷入绝境。好在苍天有眼,正当她无钱为父买棺之时,却有缘被宋江资助,也因此有了她和宋江的恩爱情仇。

       小说改编电视剧,是该尊重原著,故在剧中王婆在为婆惜做媒时告诉宋江,“没想到这里的人哪,不喜风流宴乐,日子过不下去。”宋江资助了阎婆母女俩之后,阎婆又对宋说她女儿的事,“可眼下这客人来听曲的都是捡些淫曲艳词的,她是绝不可能唱的,眼下使钱的人不多了,她每日里是望眼欲穿啊,” 
      看来,这“淫曲艳词”,不仅悖逆原著,剧情也自相矛盾。这里的人既然“不喜风流宴乐”,民风应该是比较纯朴的,何来“淫曲艳词”?“风流宴乐”其实就是“淫曲艳词”之源。剧中的惜娇从书中的婆惜摇身一变,娇美清纯,不屑演唱淫荡的歌曲和妖艳的歌词。她母亲也曾对她说,我们是卖唱的出身,很难高攀呼风唤雨的宋江。 惜娇说:“卖唱的怎么样,卖唱的就不是良家妇女了,我一身清白,不怕别人指摘。”

      好一个“一身清白”。如果这话是她对外人说的话,也许是撒谎,但这是对她老母说的,应该没有水分。剧本借她的话颠覆了原著中婆惜的淫荡形象。有人说这是继潘金莲之后又一个文学荡妇翻身解放了。这种改变的是非曲直,我们暂且不论,她还被郓城民众公认的全城第一美女,当宋江责怪她丰衣足食却和文远有染时,她说:“我若是为了吃穿,何不嫁给郓城最富的财主。”其实她在心里说“奴家要唱那些淫曲艳词的话,我还需要你的钱吗?你宋江望眼欲穿也得不到我。”她是真爱上宋江,因为宋江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她是一个性格要强,敢爱敢恨,深爱宋江的不幸女子,她的出轨,在80后一代人看来,是合情合理的。 


为什么未婚的宋江变成为妻子首节

      惜娇一心想嫁宋江,在宋江多次拒绝王婆为她说媒之后,她决定自己为“中人”,为自己做媒。于是她委托王婆找到宋江,要他见 “中人”,帮惜娇找夫君。助人为乐的宋江推辞不过,结果发现原来“中人”就是惜娇。宋压住怒气说:“你真荒唐,自古以来,哪有女儿家为自己做媒的。”她坦然说:“自古没有,在这之后就有了。”语出惊人!于是,惜娇成了中国古代前无古人的女性,敢于追求婚姻自主,把父母之命和媒約之言视如粪土。我想,这“自古没有,在这之后就有了。”应该成为《新水浒传》的“惊句”和金句。

     无独有偶,宋江在第一次拒绝媒婆介绍对象时说,要想为亡故的先妻守节三年不娶,王婆说:“只听过丈夫死了,妻子守节的说法,从来没有说个妻子死了,丈夫为妻子守节的说法。”宋江说:“自古没有,但在这之后就有了。”此话和惜娇的“惊句”几乎一模一样。可爱得很。

     小说里的宋江未婚,为何这一段剧情却渲染他为妻子守节?用时代语言来说,无非是想把宋江变成一个不仅是事事为人民利益着想的“及时雨”,而且是宣扬男女平等的政府公务员。他对同事张文远这样说“我等做小吏的凡事都要仔仔细细,如果出了差错,只能由你我这样的小吏来承担,与官家无碍,还会连累家人。”换句话说,人民的公仆就是要兢兢业业,不能变节。人民的公仆既然可以在位为人民的利益守节,为何不能在家为贤妻守节呢?既然女人可以为男人守节,为何男人不能为女子守节呢?他对爱妻的痴情实在让人肃然起敬,是忠于爱情的痴心汉。

      更令人感动的是宋江在后来和惜娇认兄妹时说,他是因为爱妻亡故,终身不娶,故和惜娇义结金兰兄妹。

      我们不知道是编辑搞错,还是宋江说错,原来改编的剧本是三年不娶,又变成一辈子不娶,写剧本的人可能自己都记不得了。还是演员在演出时记错了台词?这种笑话你要细查的话很多,就是中国电视剧的特色。但是不管是为妻子守节三年还是一辈子,他宣传男女平等的这一阵子没错,细节问题的差错观众也就不那么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