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丽雅分享 声图文并茂说音乐剧大片<悲惨世界>
文章来源: 老哥XD2012-12-23 23:35:40

  标题上本来用的是“悲催”二字,是我给出的中译,原名:Les Misérables,法文读音:擂迷贼哈不了。我的中译虽最贴切原文,但丽雅认为广大网友可能反应不过来,建议还是采用大家熟悉的《悲惨世界》,她说这么好的音乐剧,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


Prologue

  没读过很正常,没听说过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的,在七零后及之前的大学生们当中,即便囊括极个别愚昧乏味人文脑残的理工文科生在内呢,想必也是屈指可数的比例。同名音乐剧问世32载,在四十几国家的舞台上连演27年不衰,全球人口平均每百人中有一人走进剧场观看过。如今被拍上银幕,于本月25日圣诞节全球正式公映,本哥提前三天在Kawasaki小意大利的Cinecittà先睹为快了。

  电影的开场改编了原著的土伦采石场,换以视觉冲击效果更好的运河作为音乐剧的序幕,镜头切换节奏极快,每秒钟至少坚决切换三个镜头。
  待搬运木头的苦役们合唱过Prologue之后,我就觉得声乐音效部分没那么好听,有点儿单薄发干,与以往被拍成影片的音乐剧如《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歌剧魅影)》、《Evita(艾薇塔)》等在录音棚后期配音兼声轨音频调整加工的效果不一样。查看影院印发的小册子,才知这部电影绝大部分用的是现场实况配音,演员一边演唱,一边被藏在衣服里的微型麦克现场录入,声效虽欠理想,却感情充沛、声情同步逼真,显得真实,让观众忘了是在表演。

  音乐剧悲惨世界的主要人物就是三男三女,三男角是冉阿让、警长沙威、学运领袖马里于斯,三女角是女工芳汀、她私生女珂赛特、赖皮小市民家的女儿艾潘妮。剧本浓缩合并了原著中的很多场景,在银幕化了的这部新片中,还突破了以往音乐剧影片或歌剧影片中的舞台痕迹,采用很多生活语气对白、大批量大场面外景和电脑CG制作。


芳汀:我有过一个梦

  上述演员中,除了男一号冉阿让和配角德纳迪埃出乎我之读过小说先入为主的脸谱想象外,其他几位的脸谱和气质,尤其芳汀,简直和脑海中的想象雷同。回来一查,原来芳汀扮演者她妈退休前也是悲惨世界舞台音乐剧组里演芳汀的。另外没想到的是警长沙威扮演者罗素•克劳的歌剧功底。至于男一号冉阿让,倒是出乎意料的帅,和雨果基于19世纪初历史真实刻画的那个法国农民不同,比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拍出的所有N部故事片《悲惨世界》中的男主角还帅。


警长沙威

  还有一对儿配角值得一提,就是德纳迪埃两口子,爱贪小便宜的巴黎泼皮小市民,是贯穿全剧的两个重要的喜剧配角。
  1793年法国大革命后过了十来年,为饥不果腹的家姐一家偷面包被判苦役十九年后的冉阿让获假释,出狱找不到工作,在教堂借宿偷银器溜走被警察抓回,但被以德报怨的主教感化,下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八年后,他在法国北部加莱海峡一带奋斗成为珠宝企业家,在蒙特勒伊设厂投资建医院办学校什么的,被政府任命为该市市长。
  剧本改编的女工芳汀在冉阿让的工厂里因被曝料有私生女遭辞退,为给收费寄养她女儿小珂赛特的德纳迪埃家里按月交钱,不得不卖头发卖牙齿卖身,最终患上那个时代的妓女职业病肺痨。丽雅看过《悲惨世界》音乐剧旧版录像,认为它是所有音乐剧里最悲情的一部,很喜欢里面那首I Dreamed a Dream──我有过一个梦,那是芳汀被送到教会医院在病床上一边思念三年未见过的女儿一边等死时的咏叹。

  直到闭上眼睛,芳汀也不知道她女儿珂赛特自打5岁起被付费寄托在德纳迪埃家里以来这三年,一直被那两口子当童工使唤,还受尽德纳迪埃自家闺女艾潘妮的挤兑。

  第一次聆听到这部音乐剧的音乐,是在上世纪末安大略省城一个寒冷的冬天,决定回流前,去城东一个叫Warden的地铁站外停车场对面一家很大的音像商店,花一百多刀买了音乐剧《悲惨世界》自1985年由法文改成英文在全球公演第十周年时的纪念音乐会专场原声带,天天坐在孤寂的房子里听。整整一个半世纪前雨果小说《悲惨》出版前,曾拟名为《苦难》。我们都能从下面的音乐中听出芳汀的苦难、芳汀的悲催、芳汀的向往和芳汀的死:

芳汀之死(Fantine's Death)


冉阿让和小珂赛特

  我是在校园时代用同班同学三张借书卡从图书馆同时借出《悲惨世界》上中下三册精读的,且精读过两遍,所以对这部鸿篇巨著的时代背景大小情节较为了解,以致于后来欲罢不能地读遍了雨果的几乎全部的小说。记忆深刻的是,当躺在床头读到8岁小珂赛特在德纳迪埃家里享受不到一丝快乐的童年,被当成童工天天去河边打水,河水结冰的冬夜,就得去闹鬼的小树林里去蒯池水,望着黑夜听着犬吠害怕的直打哆嗦那几页描写时,心情恻隐,郁闷难眠,脑海中反复催生镜头式的想象。傅雷翻译法国文学时向来走笔拘谨,缓笔而行,一天的翻译量不超一千个汉字,在傅雷家书中说译得快了就会影响深度,然而即便如此拘谨的中译,仍将原文感人的描写情怀折射得剔透,可见雨果能怎样把浪漫渗入纪实,把纪实铺垫出浪漫,实不愧为浪漫主义文豪大家。

  冉阿让在芳汀弥留之际答应领养珂赛特,又被调到该市的警长沙威渐渐认出他就是8年前不按规矩每月一次向警局报到的失踪的假释犯。冉阿让心惊肉跳地带珂赛特连夜南下逃往首都巴黎,隐居在距离浮日广场不太远的一处花园豪宅内。

  ......
  多年后,跨入十九世纪30年代,不知不觉,珂赛特已被冉阿让养大成了白富美青春大姑娘。
法国大革命都过去快40年了,就连拿破仑百日王朝称帝梦碎也都过去半代人了的这年代,法国王朝那帮太子党还在继续恋权,要搞终身一党制,遭到共和党人反对,该党领袖拉马克将军的去世便成了点燃学运的导火索。

  学生们在阁楼里开会议论,认为泥马政府还在搞专制搞七月王朝,说这国家只能由它那个保皇党派领导,不能换别的党派坐庄,谁主张换就让警长沙威找喝茶,惹急了送土伦采石场做苦役。学运领袖之一帅哥马里于斯发言说这泥马也忒没劲了吧,跟几百年来波旁王朝那种“朕即国家 -- l'Etat c'est Moi)”的独裁习性又有泥马本质区别呢。


马里于斯和珂赛特

  马里于斯被也来参加学运的德纳迪埃家的屌丝闺女艾潘妮倾心逆追,却和珂赛特在花前月下一见钟情。艾潘妮一旁看着他俩卿卿我我,面对打小曾被自己鄙视过的寄养女而今却成了资产阶级布尔乔亚大小姐的珂赛特,痛苦地咏叹,别提有多羡慕嫉妒恨。我觉得艾潘妮这个在偷鸡摸狗贫民区长大的角色在新版影片中被女演员演绎得演技最到位。

艾潘妮

马里于斯、珂赛特、艾潘妮的三重唱:内心充满爱

  从学生时代读完雨果小说那一刻起,我对巴黎的街巷,对拉丁区产生了有朝一日去寻址的星愿,没想到很快地于十多年后兑现了。上篇完。

下篇:悲惨世界阿芳牵走阿让 你可听到他们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