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勇敢
文章来源: Tern2018-10-16 17:18:07
一个以前的同事,现在仍然是很好的朋友。他的女儿去年大学毕业,工作了几个月后在医学院入学考试中得分97%。申请交出去之后决定自己去欧洲旅游一个月。前同事说他和他太太都有点担心,毕竟一个女孩,独行,一个月,危险很难忽视。我说,如果我是她的parent,我可能都不会同意这个旅行。一个星期还可以考虑,一个月太长了。何况她还长得如花似玉的。朋友说他很proud他的女儿的勇敢和自立。我也很佩服。今天想讲讲我自己的经历,作为孩子和作为母亲,在勇敢这件事上完全不同的看法和做法。
我9岁的时候,妈妈在全职住校上学,学校离我家100公里,我寄宿于我姨家。春节的时候我们全家在爸爸工作的地方团聚。正月十五的时候妈妈和哥哥都已经返校,我也需要回到我姨家的村庄继续上学。爸爸给我安排的行程是这样的,他们厂的卡车把我带到离我家40公里远的潍坊,把我放到大表姐的公司。大表姐把我送到车站,乘坐去南孙的公共汽车,下车后去找在那里当幼儿园老师的二表姐,然后二表姐再骑自行车带我回到15里之外的二姨家所在的沈家营。那时候没有私人电话,爸爸的安排两个表姐丝毫不知。
我小时候记性特别好,虽然以前只去过一次大表姐工作的公司,司机就按我说的找到了那里。厂里的司机把我放到门口就走了。我找到大表姐的宿舍,没人。后来在她的办公室找到了她。大表姐看到我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来的?送你的人呢?你要找不到我怎么办?”
高高兴兴地在大表姐那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她送我上了去南孙镇的公共汽车。南孙离潍坊大约30公里,是离沈家营最近的车站。从车站走到二表姐工作的地方有一两里路,我走过去,不需要问路。那时候我好像只要去过的地方自然就记住路了。然而,二表姐不在。她的同事说她回家了,回沈家营了。我记得那应该已经是下午了,不记得吃饭了没有,也不记得饿不饿。那怎么办呢?走回沈家营吧。从南孙到沈家营有两条路,两条都跟着二姐走过,一条官路远一些,一条小路偶尔要过一些沟沟坎坎但是近不少,近的的这条也得十几里。我决定走小路。那天我记得天气有些阴沉,没有太阳。我穿过树林,走过田野,也有些大路一段段的。走了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时候,有一个青年从后面骑自行车过来,停下问我“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说“沈家营”。他说他是二家朱的,是沈家营旁边的村子,我知道的。她问我去谁家,我说了我姨的名字,他说他认识我姨,问我愿不愿意坐他的自行车他把我带回去。我当时可能累了,虽然觉得好像不太妥,但还是说“好吧,谢谢”,便上了自行车后座。我们还在路上聊天了我记得。我们到了沈家营村口的时候,正碰上我姨。那人真的认识我姨。她看到我,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俺天娘哎,你怎么来的!?” 我讲了过程,我姨表示没见过我爸妈这样的父母!那时候我9岁零两个月。
时间拉回到现在。昨天带老大去练冰球,练习50分钟。趁他打球的时候,我带老二去BJ买些日常用品,时间有些紧。在BJ的时候老二突然说必须要去厕所,我说能不能忍一忍,我们买东西的时间不多,我怕来不及接哥哥。老二说,妈妈你去买,我自己去厕所。我说那好吧,你上完厕所后在bakery区找我。我在bakery拿好东西后,又围着转了好几圈,老二也还没过来。他虽然7岁了,以前还真没在外面这样让他自己去厕所过。我的心里开始像敲一个小鼓一样。我从bakery那边离开,走到既能看见厕所方向又能看到bakery区的地方,想象着他可能从厕所出来走错了方向,可能在哪里哭。那会儿我后悔死了,为啥没有陪他去,破东西买不买又有什么要紧!这小鼓敲了大约十分钟,老二终于出现了,笑眯眯的跑过来。我说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妈妈急死了。他说我poop了。妈妈不要担心,有坏人的话我踢他!当妈的只能呵呵了。
我小时候挺勇敢的,是吧?怎么现在变这么怯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