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染(菲比)
文章来源: 女孩安然2007-08-08 15:47:07

菲比的故事要从我开始说起。

那一年的夏季,我辞掉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目的并不是跳槽,而是想漫无目的地晃荡,更是想摆脱朝九晚五的作息时间。那个时候的我,刚刚经历过自以为异常惨痛的感情故事,觉得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只有挥霍才能让心里地痛明显地减退。

年轻的时候,一生能当作几生来过,错掉,重来,再错,再重来,直到突然某一天发现自己不再年轻,再任性下去只能是失败的人生。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允许自己不停地犯错误,没有想过将来,没有什么远大的梦想。于是,那段时间,我开始了我的酒吧生活。

那一年是好年头,我所说的好年头,是指酒吧兴旺,夜生活有意思,当然,也许和我的年纪有关,精力旺盛,能接连不断地喝醉。

黄浦江东边有很多酒店,香格里拉,国际会议,汤臣,浦东假日,那个时候还没有所谓超五星的红塔山。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几个酒店其中一个的马路对面的一个小酒吧里。酒吧名字也就不具体说了,现在那个地方已经另做他用。

我在这个酒吧里吃过很棒的袋鼠肉,他们的黑胡椒汁调配的恰到好处。言归正传,某一天年轻的我打着要体验生活的旗帜决定去酒吧工作,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出走。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个酒吧,因为比较喜欢里面的小情调。当然,香港老板见到我的第一眼就雇佣了我,店里正缺一个调酒师。

那天,老板叫我坐到餐桌旁面试我的英语口语,菲比就走进了我的故事。

菲比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皮肤白皙,弹指欲破,身材瘦小,但是玲珑有致,染着一头红色的短发,有着比老板还要老板的气势。

我们三个人坐在那里,老板让我以后叫他汤米,他用一口纯正的港派普通话问我是否知道各种酒名的读法。我一一回答,记忆里最清楚的是,他指着JOSE CUERVO说这个叫“九赛xx”,我还在奇怪这个不是“候赛xx”吗?就看见汤米和菲比对看然后暧昧地笑。

菲比害怕我没看见她的动作,就做得幅度更大了。汤米说,不要捣乱!我看见汤米胸前有一脚丫子,穿着白袜子,在那里晃悠。我眉毛耸了耸,以表示我看见了。菲比再保证我看见了这一切后,消停了下来。小女孩还挺有伎俩,给我先做个报告,说明她和汤米有染,所以不用打老板的主意,更别想以后往酒吧经理的位子上窜。我“识趣”地对她笑了笑。

后来,菲比这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孩子,就做了我的领班。

酒吧里有会计两名,收银大妈两名,调酒师两名,领班是菲比,还有其他服务员若干名。收银大妈交替换班从早做到晚,调酒的四点上班到午夜十二点。有的时候早去上班就听收银大妈讲故事。菲比不在的时候,那些关于她的事情就浮出水面。

菲比家很穷,她读到初中毕业就没有再读下去了,然后去各种酒吧工作。那个时候的她只有十六岁,做过啤酒促销小姐,做过酒吧服务员。然后她就来到现在这个酒吧做事。酒吧的老板汤米是香港人,开过好几个酒吧都是关门的下场,唯一这个酒吧还撑到现在。遇见菲比开始,酒吧的生意就开始好了起来。菲比变成了招牌菜。很多老外喜欢到这里来找她聊天,虽然初中毕业,但是聊着聊着英语口语也有很大的进步。汤米是有老婆的,但是没有孩子,据说是老婆有不孕的问题。他的老婆是上海人,比他小了十岁,看上去光鲜亮丽,而他自己已经是灰白色的头发。菲比和汤米的故事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一个近四十的香港男人,和一个十六七岁的上海女孩,开始了一段长达几年的感情。汤米的老婆有的时候会来酒吧看看,见到菲比时一脸的不屑,菲比却是极力讨好。约摸那个女人是知道菲比的存在的。汤米对菲比不薄,送她去读书,客人不多的时候,你能看见菲比坐在吧台上抄写日文,汤米给了菲比家很多钱,据说连她家所有的装修都是汤米出的钱,家具也是汤米给挑的。后来菲比有了孩子,只能去打胎。汤米明确地告诉菲比他不会离婚,菲比以死相逼,未遂。那个时候菲比已经决定离开这个地方,不愿意这么和汤米瓜葛下去了。菲比的妈妈来酒吧劝菲比留在汤米身边,因为如果没有汤米,菲比就赚不到一个三千块的工资,菲比家里也从此失去靠山。菲比的妈妈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女儿跪了下来,菲比哭着说,你想让我留在他身边,那么就让我抽一记耳光。就这样,菲比的妈妈在众人面前让自己的女儿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菲比就这样和汤米一直纠缠到现在。这些都是收银大妈亲眼见到的。

其实,我进酒吧的时候,菲比和汤米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了。但曾经混乱的场面依旧有明显的痕迹。

每天的小费归总,我们永远只能分到一个人十元,而菲比永远都是拿走剩下的所有。我们的晚饭是一起吃的,厨房里几乎每天都是馒头,包子,各种汤换着供应。有一天,吃着罗宋汤,菲比突然飞奔去厕所呕吐。汤米着急地跑去问长问短,并且责怪厨师。厨师当然不屈服,在那里嘟囔,人家吃着都没事,就她有事,我看是有了吧!

收银大妈对我说,小姑娘,你以后肯定比菲比有前途,所以她现在排挤你,你比她漂亮丫!看着换衣服的时候菲比穿着胸罩扶着胸不无骄傲地对我们说,“再涨下去要爆掉了”的时候,就觉得好笑,两个抱着不同目的的人,怎么能够比较?

后来没有几天,汤米带回来一个比较肥胖的叫爱米的美国女人,脸上扎着各种环的那种,告诉我们,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要培训英语。菲比自然是不高兴的,那个女人比菲比还要菲比。识时务者为俊杰,菲比知道,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汤米现在有的只是新鲜感,况且爱米这么胖,又没有自己年轻,把她踢走是迟早的事情。现在要知己知彼,所以,菲比又充当起美容顾问的角色。带着爱米去淮海路做头发做按摩。可是眼明的人都知道,一切的风平浪静下有那么点暗涌。

汤米被夹在三个女人中间,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自得其乐,每天见到他都觉得他疲惫而且灰头土脸,眼神中有精明和假和善。

后来,一点征兆都没有的情况下,我辞职了。菲比是一个善妒的女孩,加上爱米给她的不爽,看见我和客人聊天,便要走过来说,你在干什么?没见到店里这么忙吗?还有空聊天?当她第二次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告诉她,我辞职了,然后扔掉腰上的围兜坐在桌边告诉她我要点菜。

我离开了那个酒吧,但是故事没有断。我时不时地去那里吃饭,并且,另一个调酒师经常给我打电话。果然不出所料,爱米没有多久就走了,一切又在菲比的掌控中。可是汤米的酒吧生意一落千丈,换了很多乐队助兴,都没有显著的效果,几近破产。菲比倒是不离不弃,居然重新操起了推销酒的行当,做得不错,据说还帮助汤米试着让酒吧起死回生。

很久以后,有人说最后一次见到菲比是在茂名南路的某个酒吧推销威士忌。汤米的酒吧被拆了,因为是政府工程,拿了一笔钱后去茂名南路重新开了一个酒吧,但是没有人知道名字,也没有人再见过他。

   
   菲比和汤米的故事就这样在我身边结束了。我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没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