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19-05-20 12:02:35)

我知道,我的家庭医生很忙,既要忙临床,又要在医学院教学,带医学生实习,年纪渐渐大了,因此quit了一些繁重的工作,例如接生. 我最近学会的,千万别提“老”字,有年龄歧视的嫌疑,可以说“大”了,就像说瞳孔放大了的“大”一样. 约了他,他步入诊室,我跟他打招呼:你最近好吗?
他打量我一眼:挺好,很少人这样问医生的,谢谢铃兰,你怎么倒着长,越来越小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大约15年前,我在一个圣诞爬梯认识了20多岁,长得有点像刘涛的阿雯,宴会在downtown一间华丽幽雅的酒店举办,从下午5时许开始,先自助式西餐填肚,之后是livemusic伴奏的舞会. 她与我同桌,坐我旁边,音乐声浪弥漫翻腾,我们不得不头挨着头交谈,她读土木工程,一个男人成堆的专业和职业,刚毕业,在一间地产公司任职地产经纪. 之后,慢慢了解到,她从来只驾驶二扇门的跑车,介绍当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5-15 16:59:36)

11岁生日那天,父母送他$2000元,开一个自我管理的股票基金帐户
13岁生日那天,他的金融投资帐户上有$3600元 他问:Daddy,我的钱多还是你的钱多?
父亲答:我的比你的多.他自信地宣告: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父亲笑了:儿子,但愿你美梦成真,有你热爱的工作,做你真心喜欢的事情就行了 母亲问:宝贝,你挣那么多钱想干什么呢?
他认真地答:给你和妹妹买首饰,买一幢mansion,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星期天,清晨,西关小姐被渗透进窗帘柔和的曦光和吱吱的鸟叫声唤醒,她赖在暖洋舒适的被窝里,弓腰趴下又伸腰趴下来回好几次,才缓缓的下了床.周六已经跟妈妈吃饭逛街并送上玫瑰花面霜,今天,小姐与少爷有约. 洗漱完毕,端起一杯咖啡倚在窗前,风儿憨憨的吹送,掀起额前可人的刘海,她深呼吸一口让人没有理由悲伤的芳香如洗的空气后,准备整理一下衣橱,靓靓地迎接气度不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春意阑珊,风仍凉爽,一转眼已是娓婉而锁情的五月.慢慢二字,最具田园牧歌式的气息,当我写微信:今天有些忙,明天同你视频聊天.你回复:不焦急,慢慢的.
慢慢二字,最撩动人的情绪,当我说:真的好想你,仿佛看见你站在路囗,一直张望.你回复:你慢慢想,我慢慢等.可是,怎能慢慢呢?岁月风雨吹得急,皱纹爬上了你的脸庞,黑发转眼已染霜,我真的好挂念你呵,致密而绵长的思念,潮涌而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5-06 16:29:18)

她低头寻思,是谁吹皱了一池溪水? 宝哥比宝弟大三岁.当宝弟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宝哥已是翘首以盼,迫不及待.宝弟出生后,宝哥对他喜爱有加,自告奋勇地参与了抱他,哄他,喂他等养育过程. 宝弟会坐了,站了,走起来了,二人于是玩耍在一起了. 宝哥是噪音制造者,玩具火车在手,嘴里便呜…轰隆轰隆个不停,玩着汽车又嘟嘟嘟地叫个响,飞机大炮火车轮船玩遍了,便开始唱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5-03 16:15:02)

紫藤花开的五月,风中飘扬甜甜的花香.
我没有梦想,如果有的话,就是养孩子,抚养眼睛闪动着好奇之光的孩子.一堵紫藤花墙下,紫幽幽氤氲弥漫,一位小女孩睁着一双稚晖无瑕,清波荡漾的眼睛问:你想吃苹果吗?她穿一条内衬棉质的乳白色蓬蓬纱纱公主裙,腰间的金色蝴蝶结灵动飘逸,她将一个红苹果递给我.我搂抱她,嗅着她飘着香,天然微卷的发丝,问:宝贝,看过《白雪公主》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伟哥拍拍床沿:这床垫特舒适,像躺在白云里的感觉,你坐这儿,我同你说几句话.
小灵,谢谢你照顾我大半天,我感觉好很多了,得等下次来才与你去吊桥同游了.其实,最想告诉你的是,我为你的悲伤而悲伤. 灵芝略感惊诧:为啥呢?
伟哥:凯茵跟我说了. 何凯茵是在多伦多居住的同班同学,小灵曾向她透露过自己的境况. 灵芝突然之间咽喉梗塞说不出话来,强压住内心的硝烟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9-04-28 08:53:47)

四月黎明静悄悄,繁樱似霞,想着他,想着他说的话. 唐灵芝收到一条微信信息,大伟已安全抵达温市国际机场.
灵芝和大伟,两人当年读医学院时是同班同学,谈得来,然而没有成为情侣. 在省妇幼医院做了5年妇产科医生,灵芝便离开中国移民加国,经年努力之后,如今是一间连锁营养保健品商店的老板娘.在店里随意一站,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给顾客以极大的信心和心理暗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4-26 08:27:18)

IhaveadatewithColombianCoffee.咖啡甘醇芬芳,丝绸般柔滑的口感,LaForêt的点心甜味适中,酥香四溢;酒杯敲钢琴,甜品伴咖啡,Youarepurrfect.
在铃兰小屋的一隅,我坐下来,咖啡的香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霸气地占据了我的味蕾,宁静的一刻,谁在唤我的乳名? 上个月某天约了朋友饮茶,甫一步入公馆,迎面骤然看到一个人在对我微笑,说:阿妹,你好吗?好久不见. 我愣怔住,一个完全没有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