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府纳言

闲暇时喜欢舞文弄墨。偶有所得,贴上网,自娱自乐。若能给网友一点儿乐趣,也不枉所劳。
博文
(2019-07-19 07:51:40)

去欧洲旅游,看看古城堡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因为欧洲各地遍布着数不清的古堡。这次去葡萄牙,就到里斯本附近的辛特拉(Sintra)看了几个古堡,感觉还是有些特别的,主要是这几个古堡都建在山顶上,当时俺就想,这些古堡的主人是怎么考虑的?建在山上虽然易守难攻,大大增加了安全系数,但也大大的限制了自身的行动自由。现代乘汽车都要七绕八拐半天才能到达,上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5 07:42:28)

上篇遵循“让领导先来”的原则,歌颂了蜂王同志的领导才能和爱情,这次轮到说说小保安的故事。工蜂们又分有不同的职责,内勤哺育下一代的,外勤採蜜採花粉的,门口当保安的等,是什么在主导这一切并不是很清楚,一般认为是靠蜂王不停的释放不同的激素(化学物质)来统辖她的王国,但这也是一个很严密的系统工程,要做到完美有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12 07:43:13)

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小火车站,那时候的铁路都是单行线,为了避让客车或重要的货车,那些不太重要的货车常常要在小火车站等待半个多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夏初时节,常有西去追逐花期的运蜂货车被困在小火车站上,车开走后,那些失去家园的蜜蜂无处可去,成千上万只的蜜蜂会集中在一起。按理说它们来自不同的蜂巢,身上有不同的巢味,是不会往一块儿凑的,然而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7-11 08:02:42)

花椒是一种大自然的馈赠,华夏民族的独爱,三千年前的诗经上就说:“椒聊之实,藩衍盈升”。尤其是对于喜欢川菜的人,可以说没有花椒就没有川菜。川菜中辣椒固然也重要,但是两湖,云贵,甚至陕甘的饮食也用多多的辣椒,如此而言,辣椒在川菜中就算不得上是独一无二。据统计,全国花椒消费量最大的两个城市是成都和重庆,当然都是为了点缀那一盘盘的川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7-08 07:41:42)

有一个问题纠缠俺很久,为什么有酸儒之说?按理说读书明事理,自古以来受人尊敬,尤其是古时候能够读书的人并不多。不像现在,如果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问问,要是说没进过学堂那才比较奇怪。按理说,高中毕业就算个秀才,而现在的博士生已不稀罕。所以进“城”的人都够得上“儒生”的头衔。儒可是个好词,像是:儒士,儒雅,通儒,儒林,儒术,儒学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5 07:29:32)

曾经去过世界上很多的海滨,但一直向往那种临海而立的悬崖绝壁,海潮拍打着岩石,远处有乌云翻滚,近处有海鸟翱翔,站在顶端,极目海天,心中自然会回归一种极其卑微的感觉,不再那么自以为是,不再那么踌躇满志,只想平淡的生活着...。罗卡角正是我心中的这样一块圣地。罗卡角距里斯本不远,是欧洲的最西端,高出海面一百多米,台地上长满一种类似耐旱的多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2 07:25:56)

人们去波尔图有各种理由,因为她是葡萄牙北方的名城。没去之前就听说波尔图酒很有名,虽然俺能喝酒,但波尔图酒还不至于把俺招到那里。等俺去过波尔图,俺更喜欢那里的山和水!清澈的杜罗河将城市分为两部分,壮观的路易一世大桥又将两者连为一体。站在两岸的制高点波尔图主教座堂和SerradoPilar修道院向下观望,两岸美景尽收眼底,红屋顶的房子,绿色的树丛,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8 07:35:27)

最近看了一个系列纪实片:最危险的求学之路(mostdangerouswaystoschool),说的是世界各地那些偏僻贫穷地方,孩子们上学读书之路的艰辛,以尼加拉瓜某地为例,有一个家庭有三个女儿,大的九岁,老二七岁,小的刚五岁,三个小姑娘的上学之路,每天要划着一只破旧的小船,穿过密林,越过大河,单程也得将近一个小时才能完成。妈妈说,我知道很危险,每天都在为她们担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7 07:46:22)

去年的寒婆拾柴节乌云密布夹杂着零星小雨,俺暗自高兴:明年的果树应该有收成了。今年春天四月初,倒春寒如期而至,看来国粹在洋人的土地上不灵光。不过,今年的倒春寒稍微给俺留点儿面子,八棵不同种类的桃树有一半儿有收获。因高兴,和崔护先生的诗韵也胡诌一首:今春也是此园中,桃花百样相映红。桃花不知何处去,留有殷桃荡秋风。俺没有老崔的才气和艳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25 07:53:16)

渭河是一条有内涵的河流。像是江太公直钩垂钓,泾渭分明,以及唐代发现的神秘文物石鼓等都与渭河有关。更不用说对中华文明有重要影响的周朝就是发祥于渭水河畔。我出生在秦岭余脉的渭水边,天然对渭河有着独特的感情。夏天在她的怀抱里扑腾,冬天在她的脚边玩耍,一年四季喝着渭河的水长大。从小到大十几年里,一直在家乡的渭河边游荡,直到远去外地求学。十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