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BeautyinAutum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这本书正文的第二部分是讲医生生肺癌确诊之后的一切,他从一个脑神经外科医生的角色变成了一个身患癌症的病者,这种身份的转换对他的打击,以及在面对死亡通知书后的心路历程,而在这过程中,他有过奇迹般的好转,还生育了一个女儿,可是在好转之后,他选择回到工作岗位,完成他住院医生的最后一段,他也终于完成了,可是再次病倒,无法参加庆典,即便是斯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0 07:04:07)

待嘈杂的人声被抛在远处,约瑟夫忽然意识到什么:“糟了,这孩子、这孩子……”他指着正坐在马车上瞪着大眼睛瞧着他的小春河,马车另一边的中国男人和蔼地摸了摸小春河的头,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是住在刚才那个街口附近的吗?你妈妈怎么让你一个人跑出家门了呢?还是你跟别的孩子一起在那儿玩耍的?”小春河眨眨眼睛,想起不久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女儿带路去罗浮宫 在尼斯我一个人玩sagway两轮车,女儿没去,一起玩的澳大利亚老夫妻听说我Teen年纪的女儿不要玩,说还没见过哪个孩子不喜欢这种玩法的,他们猜想是女儿故意跟妈妈唱对台戏,就给我出主意让我“弃权”,下次让女儿掌握主动,让她带我玩。 到了巴黎,我问女儿最想去哪里?她说罗浮宫,好啊,我说让她带我去,她满口答应了。虽说也看不怪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引子 经过清朝的康乾盛世后,江南一带经济发展得很快,出现了不少殷实之家和望族,人口也激增。但随着咸丰、同治年间的兵燹、鼠疫、旱涝等灾难的发生,不仅打碎了江南的繁盛局面,尤其是遭太平天国重创之后,1864年6月,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率湘军攻破天京(当时的南京)后纵火杀掠,可谓湘军版的“南京大屠杀”。战后的江宁(即南京)一度极为萧条,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读医学院的大孩子推荐我读这本书,说是一位医生写的,我依稀也记得去年在微信里读过一篇介绍这位医生的文章,只活了36岁的年轻有为美国印度裔第二代的医生PaulKalanithi,是脑神经主刀医生,却自己得了肺癌,生命不长,活得却灿烂。拿到这本英文书,我先读了这位作者的一位美国同事写的前序,那篇序文不长,说得也很简单,就是一个介绍吧。所以,我又翻到后面,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到巴黎的第一个早晨我就经历了这法式的疯狂,只是我对足球的世界杯赛事不太关心,故而就没把这种疯狂与之联系起来。 一早我一个人就出门逛香榭丽舍大道去了。从协和广场开始往凯旋门走,那一带我二十年前走过,还算熟悉,但是一路上看见香榭丽舍大道上法国国旗飘,也不以为意,法国国庆节刚过吗,然后就老是被欢呼声和烟雾弹的爆炸声惊到,法语欢呼声听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和尼斯的法国人说想去戛纳看看,他们说没什么好看的,除非你想过去吃饭喝酒,那边的餐厅不错,戛纳美食确实是很有特色的。我说想去看看有关电影节的东东,他们说现在不是时候,一般都是春天四五月和秋天十一月,有电影节时才热闹。 我还是决定前往一看。 第一次听说戛纳与巩俐那张白衬衣美照有关,没太注意巩美人的娇美,反而注意了她身后的海岸,原来戛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Antibes昂迪布斯没有尼斯有名,可是很多欧洲人去地中海沿岸度假,都会去那里,尤其那个古镇,很有历史。那里最吸引我的不仅有另一家毕加索博物馆,而且大文豪雨果和莫泊桑都在那里居住过。这座七万多人口的小城,有两千多年的历史,26.48平方公里的面积,非常的有艺术气。 说来还是挺偶然的,我在美国新泽西认识的一位朋友在微信里看见我脚踪到了尼斯,就帮我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到了法国南部,最常听说的一个词就是FrenchRiviera.不确定中文翻译是不是地中海蔚蓝海岸,但它确实指的是法国南部与意大利接壤的这一部分地中海海岸线,包括我们熟知的尼斯、戛纳、和小国摩纳哥。尼斯是FrenchRiviera中最大的城市,人口有四十万。从十八九世纪开始,因为俄国的皇帝贵族和英国的皇室及有钱人爱到这里来度假,豪华度假别墅Resorts一个接一个建了起来。 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4 05:52:45)

金秋十一月,我第三次来到台湾,这次是为了参加海外女作家协会的第十五届双年会。 说来也巧,开会的会址在台湾国立图书馆,正对面就是中正纪念堂。 前两次来台湾我都没能到中正纪念堂去看看,趁着开会中午休息一个钟头,就跑到对面的中正纪念堂一游了。 台北那天的天气不是最好,乌云密布,没有太阳,照片拍出来的效果不是太好。不过,正好赶上了卫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