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意大利佛罗伦萨(1):中世纪最伟大的城市

(2019-04-24 11:46:53) 下一个

中世纪时的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因为濒临海洋并处在东西方贸易对流的交界点而成为强大的海洋共和国;米兰,因为便利的交通且也处在东西方贸易陆地的要道上而成为中世纪重要的城市。可佛罗伦萨,这个既不靠海,也不处在东西方贸易命脉的内陆城市,却后发制人,不仅一举碾压所有意大利北部城市,更成为中世纪欧洲最伟大的城市,没有之一。它,不但是地中海的贸易中心、欧洲的制造业中心、基督教世界的金融中心,还是共和国的政治制度中心和文艺复兴中心,曾率先进化出欧洲最先进的文明体系,并发明了统治欧洲两百多年的货币-金佛林。这质的飞跃,开创了欧洲发展史上独一无二的新局面。

佛罗伦萨

我们不禁要问,佛罗伦萨,这个意大利的三线城市,既不靠海,也不在贸易大通道上,是如何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的呢?

它最初崛起的方式,就是今天中国的翻版,都是靠制造业发家。佛罗伦萨靠的是毛纺织制造业。

从佛罗伦萨穿城而过的阿诺河,可以说是佛罗伦萨的母亲河,它为佛罗伦萨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它的上游地区为佛罗伦萨提供了最重要的纺织业染色原料,外加自给自足的羊毛,这让佛罗伦萨具备了充足的原材料基础。阿诺河的穿城而过,不仅保障了农业灌溉,还可以清洗城市垃圾,宽阔的水道也解决了交通运输的问题。上游山区的木材顺流而下,为佛罗伦萨提供了燃料、家具和建材,沿岸的沙石为城市建设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建材,最重要的是,阿诺河为纺织业的漂洗和印染羊毛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和驱动纺织机械的动力。万能的阿诺河让佛罗伦萨有了得天独厚的纺织业资源禀赋,而罗马帝国时代留下的扎实的纺织工业基础更让佛罗伦萨有了技术上的支持。

阿诺河

如果这些都是佛罗伦萨自带的“风火轮”,那北意大利的政治形势则为它吹去了“天时”的春风。虽然神圣罗马皇帝和教皇曾斗得死去活来,但当罗马皇帝经历了“卡诺莎之辱”后,形成西方民主制度精神源泉的教会改革宣布大功告成,罗马教权有效制约了皇权。在这皇权与教权的争斗中,名义上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佛罗伦萨实际被与教皇合作的中世纪杰出的女政治家玛蒂尔达控制。随着她的去世,佛罗伦萨形成了难得的权力真空,建立了自制公社,确立了国家概念和公民法律意识。而300年欧洲外乱的逐渐平息,人口增长和经济复苏也给佛罗伦萨的崛起带来了另一个“天时”。虽然佛罗伦萨不处于东西方经济热带与寒带贸易对流的中心地带,但属于边缘地带。十字军东征扩大了地中海贸易的边疆,让佛罗伦萨直接受益于海洋贸易的大繁荣,经济贸易空前繁荣,间接刺激了佛罗伦萨的制造业。

这些天时、地利、人和都是佛罗伦萨崛起不可或缺的条件。从1062年佛罗伦萨出现第一家羊毛漂洗场开始到之后的100年时间里,佛罗伦萨的制造业都本着就地取材、廉价制造和植根于本地市场的方针,并没有国际竞争力,但本土制造却让佛罗伦萨积累了原始资本。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随着欧洲经济的复苏,各国对毛纺织品的需求量也逐渐加大,佛罗伦萨的毛纺织业借着这股东风开始加入全球产业链,可真正让佛罗伦萨腾飞的是它无意间发现了紫色。作为中世纪最昂贵的染料,紫色,这种染色技术就是当年纺织业中的“芯片”技术。染色技术的突破,让佛罗伦萨各大家族更有信心投入重金研制新的染料技术,佛罗伦萨就此建立了门类齐全的染料生产体系,印染技术居世界首位,为佛罗伦萨的绘画艺术大繁荣和文艺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染色的革命,让佛罗伦萨生产出来的布料色彩鲜艳、色泽光亮,尤其在紫色和猩红等色系上,完全压倒了当时布料业的“鼻祖”-佛兰德布料。此时,佛罗伦萨的原始积累更上了一层楼。布料色彩和色泽上的独特竞争优势,促使佛罗伦萨的要求更高,他们强烈渴望获得当时最优质的英国羊毛,以获得生产高端产品的资格和更高的利润。原始积累的巨大成功,让佛罗伦萨的商人可以一次性支付给英国农民5年的货款,此举一下子击溃了佛兰德商人。在获得了优质的羊毛之后,外加拥有染色的核心技术,佛罗伦萨成功登上了价值链的顶端,开始插上腾飞的翅膀。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腾飞后的佛罗伦萨开展了一系列的创新,包括贸易创新、产品创新、记账创新、金融创新、组织创新和人才引进创新。佛罗伦萨商人通过向国王贷款而获得关税质押、羊毛经营、粮食贸易等特权,从而获得巨大贸易红利。全民记账和复式记账让社会都被账本编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金融网络,为金融创新奠定了基础。

不同于威尼斯首创了国债制度,热那亚首创了股份制,佛罗伦萨首创了有限责任公司和发展壮大了商业汇票。商业活动从一次性投机转变为可持续性的经营,从纯粹的冒险转变为有计划的管理风险,从一事一议的松散结构转变为标准化的法律规范。而银行可以利用商业汇票进行放贷,客户也利用商业汇票向银行放贷等五花八门的汇票变种。

进行各种创新后的佛罗伦萨终于站到了欧洲的云端。毛纺业与弗兰德并驾齐驱,在获得比萨的出海口之后,它迅速发展为欧洲的商业中心和文化中心,也形成欧洲汇票交易中心。它垄断了欧洲基督教世界的信贷,也负责征收全欧洲的教会十一税,还在欧洲发行自罗马帝国崩溃后的中世纪“美元”,在近300年内,金佛林从未贬值,是中世纪最坚挺的国际货币。

佛罗伦萨

可惜,“盛极而衰”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当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宣布贷款违约,当那不勒斯国王洗劫当地的佛罗伦萨银行分行,当金融的过度扩张而导致现金流出现困境,佛罗伦萨的银行发生了严重的倒闭风潮。都说“墙倒众人推”。进入衰弱通道的佛罗伦萨被教皇国和其它共和国觑觎,终于成了昨日黄花,落入历史的大海中,沉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楼下二位的澄清。看来钱也不是万能的。还有他们家族办不到的事情。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依然' 的评论 : 同意!
南山依然 回复 悄悄话 Beagle girl:美第奇一个家族是推动不了这庞大的金融产业的,读艺术史时也读到过别的银行家。这篇文章提到的金融背景要远早于美第奇家族的顶峰时期。最后我认为是美第奇家族有钱慢慢使他家的社会地位提高的。当然朝中有人后,更会帮助他家发展的。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是的,没有钱,怎么能“包养”艺术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以前一直把佛罗伦萨当成欧洲文艺复兴之起源地,这还是第一次注意到其背后强大的经济支撑,美第奇家族像个神话传说。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你说得很对。佛罗伦萨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受到过美第奇家族的照顾。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的资助和庇护,佛罗伦萨很难成为文艺复兴的中心。但很多金融创新并不是从美第奇家族开始的,因为直到1434年,美第奇家族的第二代掌门人科西莫才彻底掌握大权,而在此之前的佛罗伦萨银行家已率先建立起了遍及欧洲的银行网络,从1250年到1310年的60年中,已经成为基督教世界最大的银行家。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头一次听说金融的强大。不知道是否和medici家族的推动密切相连。他们家族不仅在意大利权势登峰造极,在罗马教会,法国王室也有自己人。不知道金融的发展是不是他们家的创举。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依然' 的评论 : 只有有了强大的资金支持,高雅的艺术才会绽放。
南山依然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我一般看的是它的艺术,第一次读到它的金融背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