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五)变蛤蟆了

(2017-11-08 15:25:33) 下一个

转天清晨,再次搭上市郊车。坐在椅子上背书,早班车没几个人,售票大姐闲的无聊,找话茬问我:你夜个(昨天)就坐这车,不大点儿(小小年纪)就通勤了?我说在师父那帮忙,没敢说学徒。她说知道老中医,老鼻子(很多)人坐这路车来看病,她家里人也来过。说有事干就好,她弟弟比我还大,整天在家惹事。

她六八年高中毕业,年底赶上四个面向(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没有随大流下乡。公交公司招售票员,很辛苦,工资又低,没有几人报名,她报了。很庆幸当年的选择,那些下乡同学对她羡慕死了。告诉我:姐罩着你,以后就不收票了。到了岔路口,喊司机停下让我下车。

再次看到那大树环绕的院子,不觉间有了一丝亲切感。师父带头,大家叫起我猴子,毫不客气支使干这干那,不时指点一二。每天上半晌随三哥伺侯菜园子,铲玉米、谷子等,不到十点回来听差。没客时收拾院子,摘菜,碾药,切片。五师兄顺便讲讲切的啥药,怎么(判)断药性,怎么制。忙里偷闲瞄几眼师父给的册子,嘚咕一阵子,时不时应付狗子几句。那孩这几年憋坏了,不识几字,又不想学。没啥故事书,又不愿看医书,几本小人书(连环画)翻得吐噜反杖。来了个同龄人,比他有学问,有见识,会讲古。立马沾上,走到那,跟到那。

师父那院方圆几里没有別的住户,没接电,听不了戏匣子(电子管收音机),晩上点马灯(有灯蕊,灯罩,风吹不灭,安全),不用蜡烛(有烟,明火不安全)。来客人时点气灯(带个小气管子,打气加压后点着(Zhao2), 贼亮,便于查颜观色)。师父日落而息,鸡鸣即起,其他人也如此。

狗子小,精力旺,晚上不折腾睡不着。他爹给了一台半导体(晶体管收音机),用五号电池,只能收本地台。师父嫌闹,只让狗子在他自个屋里放,还不准大声。我来这没到半拉月,狗子晩上听半导体睡着了,做梦打把式把匣子蹬到地上,不响了。缠着求我帮他买一个(那时属于紧俏商品,市面无货)。

我说把机子带回家修一下就行,狗子满脸鄙夷。回家后拆开一查,有个点脱焊了,电烙铁点一下就好了。对原机性能极端不屑,顺手加了级放大,接了个外置大功率喇叭,加了耳机插孔和外接一号电池盒。改天交给狗子,说啥也不信是我整地。于是又给他讲了一阵子电子电路,随手用漆包线和秫秸(东北人念gai1,也称酱杆、高梁稍子一)做了简易天线,从收两个台增加到十几个台。有热闹,从老到小一帮人啥都不干了,听我白唬(4声,讲)无线电。

到了(liao3, 最后),师父板住脸:散了,该干吗干吗。五师兄领狗子去药房切片,三哥跟着老婆进灶间做午饭,四师兄回西屋,整理走乡半个月医案。师父回到躺椅,点上烟袋,说:猴子,少扯闲,那册子背下没?赶紧上前,回:背下了,这就给您来一遍。于是,背了起来。

看到又有热闹,院里人各个伸长脖子,从各屋探出脑袋,支楞耳朵听我背书:…………补阴不足………尤能明目………而虚汗收………治咳(应为:枳壳zhi3qiao4)(众人皆笑)…………用蓬莪树(应为:术zhu4)(众人咧嘴笑出声)…………哈(2声)蚧(应为:蛤蚧ge2jie4),众人哈哈大笑,狗子捂着肚子指着我:蛤蟆(东北音:ha2ma, 青蛙)。

 

附言:中国第一代民用晶体管收音机产于五八年。我爸在六一年买了一个袖珍式(放衬衫口袋里用耳机听)。从此,家里多了各种电子元器件及有关书刊。爸在六四年装了台四管机,收音效果不错。文革初期被揭发自制电台,偷听敌台。父亲在军工厂从事技术工作,通敌可是大案,立即上报有关部门。经核查该机不具备收发报功能,没有短波,不可能收敌台。六七年爸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被隔离审查二十个月。同期,妈也被劳改。这些半导体元件、工具、书刊陪我渡过了艰难的三年。后来成了电气高手,曾与他人合作装过彩电。我兄、弟、妹三个对无线电不感兴趣。怪异的是,以后我学了医,电气成了业余爱好。他们三个都成了工程师,电子电路电机数控都是他们在大学的必修课。

 

附录: 四个面向 http://www.cssn.cn/shx/shx_whshx/201610/t20161019_3240652_3.s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etranger 回复 悄悄话 fuz大哥记忆力真好!佩服!
Ckmomof3 回复 悄悄话 有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