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婚姻返回博客首页 >

大哥和大姐

朱兔子

  五更天时闻鸡鸣, 地上霜起天微明。 木门推开闻狗声, 农家人在果树中。   大姐是婆婆的大闺女,大哥是大姐的丈夫。某青年是这样称呼他的大姐和大姐夫的,所以草溪也随着一样称呼。 大姐在生儿子的时候...[ 阅读全文 ]

读《我就是那》

水宁

这不是关于一本书的读后感,而是当这本书进入生活荡起的一串涟漪。水纹一圈一圈地散去,水面不再平静无波。 虽然习惯了用Pad读书,但出门在外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一本书随行。读纸质书可以安眠。回国之前我站在书架前浏览挑选。选一本书如...[ 阅读全文 ]

石奉山的民国岁月(10)

fanwu

石奉山晚上回到家里就有仆人禀报说市政厅来信了,真没想到那位那小姐还真有能耐,这么难办的事居然给办成了。剩下的事就是自己去跟对方交涉,协商的结果得见了面再说。文老爷想必也知道了这事,这么晚了还在前厅坐着等奉山回来,奉山进前...[ 阅读全文 ]

大妈们背后的议论

我生活着

 王龄拿着热水壶去学校厨房打开水,踏进厨房门的时候听见在厨房做饭的一个大妈问小泉老师的妈:“听说你儿子跟王龄老师秋游回来得相思病了?”王龄装作没听见,她跟几个大嫂大妈问声好,打了热水赶紧走,她不习惯在女人堆...[ 阅读全文 ]

一场欢乐的盛宴

寒一凡

(短篇纪实小说) 五月,是巴黎一年之中最浪漫唯美的季节。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盛开的鲜花,有红色的、白色的、粉色的、黄色的。群芳争艳,多姿多彩。这些五颜六色的花儿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阵阵清香在空气中悄悄地弥漫着,就像少男少女的...[ 阅读全文 ]

几幅写意

朱兔子

青的天,墨的影。 蕊上枝头,树叶斑驳。 今无重彩,几幅写意。  [ 阅读全文 ]

阎粉怎么可以失去理智呢?

xue12cheng

• 人到中年说更年期保健 - xue12cheng - ♂    (107 bytes) (2044 reads) 05/17/2019  12:09:10• Tell me, are you 薛成? - HenryLi - ♂ &...[ 阅读全文 ]

两片羽毛

朱兔子

在我的抽屉里,存着两片羽毛。是我把它们带回了家,因为属于这两片羽毛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当我们的车停下来,看到那只野鸭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我把手放在野鸭的身体上,还能感到它那一丝丝的温度。可是,它确实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 阅读全文 ]

初恋的话题

惊涛骇浪

知青董秋娟 ——— 我与梁晓声的初恋 关于初恋的话题,高蓓蓓来涵:  我听很多人讲过,这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情感。•••••• 突然想起你曾说过关于“初恋”的一段话,与你商...[ 阅读全文 ]

爱若放手,祝福依旧

waterpoll

春色远走,风情长留。爱若放手,祝福依旧。   ——题记  人都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你爱的人。爱屋及乌自是不言而喻,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人,纵使尘满面,鬓如霜,也想要和他相伴到岁末晚景。我深信此...[ 阅读全文 ]

院子里的玫瑰开了

喜清静

前院儿后院儿的种了三十多颗玫瑰,终于陆陆续续地都开了。可惜黄玫瑰都冻成紫红玫瑰了(嫁接的黄玫瑰冻死了,母本是紫红玫瑰)。 单朵,全是红的。[ 阅读全文 ]

五月是收获的季节

倔犟的丫丫

  多年前,我们的女神林徽因写下了那有名的《你是人间四月天》的诗句,从此人们每每把四月天当成最美的时节。其实在我们居住的村庄,五月才是最美的季节。五月天,气温回暖,大地复苏。经过一个严冬,树木终于吐了新芽,草坪终于换上...[ 阅读全文 ]

中共当局展开反美宣传战 网民展开反宣传/轉載

同城食客

中国当局展开反美宣传战 网民展开反宣传/轉載(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18日 转载)    上个星期美国特朗普行政当局对来自中国的两千亿美元的商品提升关税,由原先的10%提升至25%,已应对华盛顿所说的北京收回双方谈判10月期间北京...[ 阅读全文 ]

鹅夫妇和32个鹅娃子

朱兔子

今天在公园里,最让大家行注目礼的就是这一对鹅夫妇和他们的32个鹅娃子了。 一对鹅夫妻带着32个鹅宝宝正在河边散步。 猪大婶很奇怪:“八戒,这一对夫妇怎么有这么多的孩子呀?都是一个妈生的吗?” 八戒:“不知...[ 阅读全文 ]

想养一条狗

wuliwa

考虑养一条狗。和家里提了一下。大家都表示反对。原因以下: 1.狗是一条命。养了就要承担责任。你这种人,自己都不能做到一日三餐顿顿不落。自己都养不好,凭什么养别人? 我说我可以啊。他们一口咬定不可以。任凭我真诚的说:真的...[ 阅读全文 ]

一把大火烧醒了梦中人

杜鹃盛开

十年前的一天,巴黎晴空万里,一如既往地平和、安详。那一天,他和她等候在进入圣母院的队列中。队伍排得很长,一直延申到很远的街面。四月初的巴黎,依旧寒意袭人。他们都穿着厚实的夹克,但依然冻得瑟瑟发抖。尤其是她,一向怕冷,一直...[ 阅读全文 ]

幸好没有错过你

水沫

他是文学城名博纽约剑客,纽约的一名建筑师。他偶尔喜欢舞文弄墨,在文学城激扬文字,虽然他工作繁忙,在文学城发文寥寥可数,但是他才气飞扬,力透纸背,使得他依然令人嘱目。 本来他只发政论文,秉笔直书,纵论天下,是个名副其实的...[ 阅读全文 ]

女儿,等你回来 7

朱兔子

“妈,我就不明白,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你干嘛非找张斌不可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奔着你的房子和你的退休金来的。你这还看不出来吗?” 女儿慧慧站在客厅里,冲着于红大声地说。于红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她为了男朋友张斌的...[ 阅读全文 ]

石奉山的民国岁月(9)

fanwu

石奉山被“好友”鼓动仗着酒劲去市政厅找市长理论,在门口就给拦住了,跟守门的吵了半天人家不放他进去,正要把他当酒鬼扔出去的时候,从大门里走出位女子喊门卫停手,她要问问怎么回事。守门的还真听话,撇下石奉山回门房不理...[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