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摄影返回博客首页 >

上海值得一看的立体珍品: 会动的《清明上河图》

erdong

昔日世博中国馆今何在(上) 上一篇说到,上海世博会那一年,我们暑假回国,几次进出世博园,却很遗憾没能进入中国国家馆,与众所瞩目的动态清明上河图失之交臂。所以去年暑假回国前,得知中国馆已成中华艺术馆,动态清明上河图永久落...[ 阅读全文 ]

荷兰“花花世界”:5大赏花攻略赏尽郁金香

一树一菩提

2017-03-22 华人街 欧洲行 郁金香,被称为“荷兰四宝”之一,荷兰有着四大宝,其中之一便即郁金香,除了郁金香还有风车、奶酪和木鞋。郁金香是驰名世界的名花,家家户户房前房后、阳台上、办公室里,都摆满了郁金香&helli...[ 阅读全文 ]

夏威夷欧胡岛和大岛匆匆之旅(上)

犹他主妇

 夏威夷,这个很少被我列入名单的旅游点,因为倒腾同学的项目在那里需要常驻几个月,我的2017年旅游第一站也就放在这里了,探亲为主,旅游为辅。 为了将今年的假期攒起来4月份回国用,所以精打细算的夏威夷之旅仅仅加上周末也只有6天...[ 阅读全文 ]

阿拉斯加交响曲(一)初见冰川

叶子舟

小房车就是憋屈, 四个人往里一挤, 就没了空地儿。不过, 从未开过房车的劳工倒是很开心, 这小车到底比朋友家租的大巴似的大房车开起来顺手。 租好了车, 一行人直奔Costco而去。 说起来, 安克雷奇却是无奇,除了连锁店,像样的本地店...[ 阅读全文 ]

尼加拉瓜自驾游(2)----湖、海滨、火山

tang07059

微信日记 (2/7/2016) (一) 上了Ometepe 岛,本来想连车一起摆渡上去的,但来回要50美金,不如在岛上打车。另外渡轮班次混乱,本来说不预约不可能有位置摆渡车,后来有位置也是侥幸。万一回来时车位紧张就死蟹一只了。 风浪很...[ 阅读全文 ]

鲁一夫: 朱国华 - 一个悲剧时代的殉葬品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作者的话:这篇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媒体上喧嚣了数年,并不断发酵被人转载传播,添油加醋的纪实作品的真正始作俑者是我-----鲁一夫。 2012年7月15日那个流火的溽暑中旬,在天津的一隅电脑上,我穿着裤衩背心挥汗如雨的记录了当年发生在天津...[ 阅读全文 ]

一组50、60后看了会哭,而90后看不懂的照片,那个年代的记忆不该被遗忘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每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故事。成长于红旗下的第一代人,最难忘的,莫过于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样的经历,让他们不得不在人生的黄金时期,便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为新中国留下了坚实的基础。今天我们一起翻阅这些老照片...[ 阅读全文 ]

【哈瓦那的故事】(6)平均月收$20今天的古巴人怎么活

三步两桥

前篇回顾: (1)八卦开篇,(2)飞往古巴,(3)循着奥巴马的脚步逛老城,(4)老人与古巴,(5)岁月里流淌出的故事 来到哈瓦那已经有好几天了,亲眼见到的古巴情况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好很多。在古巴虽然难见奢侈名牌,但人们衣着...[ 阅读全文 ]

巴黎20个必看景点你去了吗?(上) (+游览路线图)

白水之鱼

游巴黎不需要理由,如果你有出国旅游的计划,哪怕只有一星期时间,建议你选巴黎。如果时间紧,又想多去些地方,可以顺道把伦敦捎上。走马观花,巴黎这20个景点必须到此一游。 我喜欢将英法两国进行对比,比较他们的文化历史差异,体验...[ 阅读全文 ]

充满活力的墨西哥城

秋影萍踪

这次旅行购买的是Aeromexico的机票往返利马,回程时在Mexico City有18小时的转机时间,于是就满怀期待地拜访了这座心仪已久的都市。早晨7点多出机场,先搭乘地铁然后转乘Bus,刚上车就看到前窗中间挂了一个很大的耶稣受难十字架,看样子司...[ 阅读全文 ]

这些荷兰春天常见的花,你都叫得出名字吗?

一树一菩提

原创 2017-03-21 张澜 此荷兰非彼河南    荷兰是举世闻名的花之国度。当三月的春风拂过大地,整个国家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立即被各种鲜花装扮得绚丽多彩、生机勃勃。除了我们大家都认识的郁金香以外,那些荷兰春天里常...[ 阅读全文 ]

1395波斯,2016伊朗:夜莺与玫瑰之城——设拉子(下)

aranjuez

设拉子不仅是文化名城,还是伊朗什叶派穆斯林重要的朝圣地之一,因为这里有两座地位显赫的圣陵:灯王之墓和小灯王墓。大家知道,伊斯兰教分为两大派别:逊尼(Sunni)和什叶(Shia),世界上90%的穆斯林为逊尼派,什叶派是少数派,只占10...[ 阅读全文 ]

斯文与侮辱 | 一个中国文化世家的传奇 (zt)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左起:英达、英千里、英若诚、英敛之 这是一个百余年来中国少有的文化世家,这也是一个五十年来备受戕害的家族。它呈现的,是时代潮流裹挟下,中国文化在斯文与侮辱之间的曲折命运。 01 1949年深秋的一天,清华大...[ 阅读全文 ]

WCT潮起潮落,星空下我们共同憧憬下一段旅程(Day6)

读你千遍的博客

day6 雨,下了一夜,浪涛声、风瑟瑟,不经历风雨,怎称得上走过WCT,今天早上的一切都在雨中完成,雨中搭拆帐篷已经演习多次,谁说不是绝对熟悉,但是也还算可以,一切装好之后,发现背包似乎比刚刚WCT开始的时候还要重,雨水使得...[ 阅读全文 ]

面食之面条类---①武汉热干面

喜鹊

刚刚做了芝麻酱,就赶快利用这个香喷喷的芝麻酱,做一碗热乎乎的口味浓香的武汉热干面吃。备足了食材,煮面就算是一个大工程了。1.几勺芝麻酱,放热水和少量的盐稀释。2.配菜--葱花 香菜末 榨菜 萝卜干咸菜 少许酱油3.碱水粗面4.面煮8分熟...[ 阅读全文 ]

从Swarthmore看文理学院的重要性

雅美之途

前不久朋友通知我,他们的孩子被美国最为顶尖的文理学院之一的Swarthmore录取。我真为他们高兴,因为多少年来我是一直强调文理教育的重要性。这使我想起我的一篇博文,诺贝尔奖得主Baltimore 和Temin当年在一个领域竞争,他们还是本科...[ 阅读全文 ]

张郎郎:监狱里的杨首席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1979年3月19日,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手杨秉荪(中)与波士顿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手约瑟夫·希尔弗斯坦(右)在演奏间歇交谈。一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石家庄市河北省第二监狱。在此之前,我先在北京著名的半步桥看守所练了三年闷功。...[ 阅读全文 ]

日子过得太快了,美梦还未做完

时隐时现

过去的一年很累很累。自从换了大老板之后,整个管理风格都变了。大大小小的project一个接一个,手里的还没做完,下一个已经布置上了。明明是学校,却效仿公司的形式,啥都来个Due Day。过去常说,忙得充实,忙有所获。可如今时过境迁,谁...[ 阅读全文 ]

信則靈

花甲老翁

初出茅廬工作時,曾與朋友去看相,卜卜前程,那睇相先生說老翁命硬,即是克制父母,妻子,兄弟等,嚴重的是令受克的人死亡,他說我是長子,下面如是弟弟的話,必定養不大,只有妹妹才能不受老翁刑克的,果果然是有了兩個妹妹才是弟弟,接著說老翁有二個...[ 阅读全文 ]

今日,回归大自然的战狼

喜鹊

感谢各位关心我陪伴我一路走过来的朋友们!       老公,那个曾经流泪的受伤的战狼,坚强的完成了全部化疗,快乐的迎来了康复的里程,3/17完成了第一次复查。3/27才能拿到结果。等待,对于我也是一种煎熬,...[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