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原创返回博客首页 >

新荷

clearskies

在我空白的画卷里是你绣上的第一朵新荷连着一江水暖,一方情浓我珍藏着连带春江水暖,故土情深 在我孤独的行走间是你绽放的第一朵笑容引来春色满园,雀鸟低旋我珍藏着连带一室的笑语,一路的喝彩     &nbs...[ 阅读全文 ]

阿谅:学术之殇

小诸葛阿谅

学术是由“学”和“术”构成的,“学“是回答why的,“术”是回答How的。人类关于why的的探索是对为了得到真理和智慧,而关于How的探索是为了得到技能。中国的“学术”针对的是技能,...[ 阅读全文 ]

绿茵地 2 白衣天使

wangchengbao

二、 白衣天使        吴梦云是半夜犯的病。那天上午他给学生上了两节外语课,晚上发下自己刻的练习题,让学生作练习,回到家已是九点钟,奶奶见外甥女进了门,埋怨道:“这天又闷又热,你得歇...[ 阅读全文 ]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记者姜维平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姜维平 自从郭文贵流亡海外,高调劲爆王歧山家族贪腐丑闻,而安邦公司扬言起诉《财新传媒》,挑战胡舒立,引来中共官场与商场新一轮震荡,非但未能力阻“老王”强势打虎,反倒连累民...[ 阅读全文 ]

【回国旅游】之二十六:掌布、天书、中国共产党亡?

小百脸

【回国旅游】之二十六:掌布、天书、中国共产党亡?天书:掌布风景区大门:  入门券:    掌布是平塘县一个非常贫穷及偏僻的乡村,距县城64公里。即使它出了大名之后,其交通仍很不方便。3小时颠簸的公交只开...[ 阅读全文 ]

母女走天涯 - Ultreie

那片蓝天

"The time is very slow for people who's waiting, very quick for people who are afraid, very long for people who's complaint, very short for people who making party, but for people who loves the time is etern...[ 阅读全文 ]

“贾瑞”的黄梅戏成就

宜城渔翁

“贾瑞”的黄梅戏成就      1987版《红楼梦》电视剧,在安庆选用两名黄梅戏演员。郭霄珍演史湘云,马广儒演贾瑞。     郭霄珍(1963年-),安徽安庆人,1982年毕业于安徽安庆黄...[ 阅读全文 ]

清粥小菜

mychina

今天没有什么追求,清粥小菜苦咖啡,随便把日子打法了算了。剩米饭熬的粥要比新米熬的粥好喝,主要是心里舒服,没有浪费了米。随便整两个小菜,吃吃算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清粥小菜度青春。(还青春个啥呀?青春都走了半天了,反正,就是...[ 阅读全文 ]

时间偷走了啥?

嘉嘉的花店

总觉得小时候的天特别长,上一整天的课也不觉得累,放了学,即使需要乘公交车穿过整个城市,回到家,还可以跟小伙伴玩很久才开始写作业,洗好澡躺上床也不过晚上十点钟~   总觉得小时候的阳光特别和煦,特别温暖,许是那时...[ 阅读全文 ]

大漠谣. 琴声悠扬(原创诗)

御宅的风儿

绿藤情丝久枯黄黄沙火舞忆绵长浮生一梦爱何方兀自悠扬断祈望 人如孤岛出苍茫青葱散去现洪荒该不负漠上胡杨千年傲立笑沧桑[ 阅读全文 ]

有感

朵云

干!老友相见尽情欢,频举杯,美酒战犹酣。干!青春一去不复返,再回首,流年三十三。干!功名利禄全看淡,道珍重,余生祈平安。[ 阅读全文 ]

绿茵地 3 起死回生

wangchengbao

三、 起死回生        早晨六点,吴梦云醒来了,睁开了眼睛。雨过天晴,几束阳光从窗帘后透进来,满室里通亮。郑山松和江之萍松了一口气,脸上绽出了笑容。山松抓起妻子的手,惊喜地说:“梦云...[ 阅读全文 ]

记一次如此这般打开的婚礼着装

逍遥白鹤

(*新郎是我先生任教的美国某医学院的博士生) 应邀参加婚礼的白鹤夫妇: 那是细雨霏霏的一个夏日...... 请点击欣赏婚礼歌曲    [ 阅读全文 ]

【七绝】闪电(五歌韵)

寒砚

眼前看惯乱云多,力转阴阳一刹那。莫道玄光来去疾,弥天风雨共鸣珂。[ 阅读全文 ]

《七百余日的负荷》- 写在慈父辞世二周年

斯人曰

  七百余日的别离似乎长于一个世纪当风已止时,我的思念未停当雨不下时,我的心泪在流 父亲的离去带走了母亲走后我少有那点笑容日起日落中我最害怕闲暇在工作之余 多少次我对着父亲曾用过的电脑发呆似乎是在看父亲上...[ 阅读全文 ]

西江月 初见

cca275

西江月 初见 迷乱晕开字里,温柔掠过书间。微微含笑对无言,最美少年初见。 若隐若离人海,渐行渐远天边。转身刹那似轻烟,目送彩虹搁浅。 [ 阅读全文 ]

只待使君折我一枝簪

十乘

虞美人 荼蘼 千红万紫爭春好,怎奈春将了。残花败絮漫天飞,且看一溪红粉送春归。 素颜一点含羞色,清淡梅花客。慢将花事细收完,只待使君摘我一枝簪。 [ 阅读全文 ]

入梅

嘉嘉的花店

明代谢在杭的《五杂炬·天部一》记述“江南每岁三、四月,苦霪雨不止,百物霉腐,俗谓之梅雨,盖当梅子青黄时也。自徐淮而北则春夏常旱,至六七月之交,愁霖雨不止,物始霉焉”。  上面的这张图片,三言两语,...[ 阅读全文 ]

走进东非(四)走出非洲

叶子舟

本想沿着上篇的《人与动物》接着写非洲的风土人情,可当我翻看当年的邮件时, 那时离开非洲的蹉跎已然历历在目… 在东非三国游走了四个星期后,我们准备从坦桑尼亚的Arusha 坐大巴去内罗毕机场赶乘回美国的飞机。Arusha 的汽...[ 阅读全文 ]

美与装

董兰丫

美与装            今天和朋友说起董卿的美,自然就说到很多人认为她太装,不喜欢她。到底什么是美?这个自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白了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nbsp...[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